财新传媒
2016年08月28日 20:33

庆幸,我还保有我的自由——《我敢在你怀里孤独》,后知后觉奶茶记

庆幸,我还保有我的自由——《我敢在你怀里孤独》,后知后觉奶茶记

我喜欢奶茶,但并不痴迷。

我并不是喜欢她全部的作品,比如歌曲也只是喜欢《很爱很爱你》《后来》等,比如影视作品最喜欢《新结婚时代》《天下无贼》等,而她的书我并不怎么读,《我敢在你怀里孤独》这本书,听说了许久,在Kindle里躺了好久,这几日才想起来一读。

很少有书会让我废寝忘食昼夜不停地读完,奶茶的书不是,这本也不是。但这本书却是唯一一本读完让我觉得结束的太突然的书,意犹未尽。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14日 22:51

在路上,愿我们各自成为风光

娱乐圈里又砸开了锅,周围的人都在议论着同一件事,朋友圈里也各种刷屏,微博更是爆了表,各种立场,各种声援与声讨。真是有点醉了。

离婚而已,至于吗。出轨而已,至于吗。我吃个饭爬个山刷个朋友圈也要听你们各种吐槽,这本是婚姻状态中很普通的一种爆灯形态。爱咋地咋地吧,哈哈,不关注。

别搅了我的周末,难得好心情好天气好时间能让自己在自由的格度里瞅着温润的风,缓缓吹来,像是熟稔的老友......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31日 19:23

一切好不容易——写在霍心大婚时

早晨的风,温润的让我舍不得清醒,透过窗子我闻到了整个世界绿意盈盈的味道……嗯啊,其实不想起床,可是枕头里藏满了发了霉的梦想,我有点呼吸不畅。

很少能找到一个地方,安安静静的读书写字。我有点堕落的心总是对安逸的慵懒无法割舍,像是对一杯抹茶的热爱,每次都提醒自己换个口味,可是每次都无法拒绝。

咖啡厅里的音乐太过动感,我想要的旋律始终没有出现。别再问了,其实有时候,我也不知道在想念谁。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7日 22:40

如是

秦淮河畔的柳树
依旧在随风荡漾
 
那些被众人遗忘的夏季
结满了淡蓝色的忧伤
 
谁为你偷偷写着一个世纪的美丽
如今
不过是绚烂的梦幻一场
 
最后一个关于你的故事
依旧是
奋身欲沉的地久天长
 
痴人缠绵
错付了心愿
也别怪暮色匆忙
 
如果可以重来
不论家国和风月
就将全部的世界拿来发呆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9日 17:54

慵线懒针,刺绣品茶,不必追的好光阴

慵线懒针,刺绣品茶,不必追的好光阴

上周末乡间小河边玩耍,捉鱼、烧烤、吹风、听水声然后凉亭小憩。仿若回到了小时候小村落里无忧无虑的慢时光,那时候的夏季,玩水、纳凉、知了声声、蛐蛐低鸣,总不明白伴着小河边成长的我,为什么还不会游泳。我把书包扔回家,喊着姥姥做晚饭,然后不知去向,三五成群捉爬叉(此为何物,可问度娘)的日子,真不知道是知了还是我们在叽叽咋咋。

不过我怀念的不是夏季的闹,而是黄昏时、大树下穿针引线、纳凉解暑的静。是的,这是夏季日落前的静,我坐在门前院落里,或刺绣或编织......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30日 21:25

若不是热爱,幽谷百合,不必峥嵘

写给马彩云:

我不愿意写命题作文,所以这不是一篇祭文。

我不愿意触碰一份普通家庭天崩地裂的伤痛,所以这不是一篇祷文。

的确,虽在同城谋法律,出事后,我才知晓你。网络、微博、朋友圈……铺天盖地的新闻袭来,我还是无法全面的了解你。我在心中默默为你惋惜,你的形象就是战士站在夕阳下,迎风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9日 12:35

忆父三两事,来生我如何救赎我的原罪

我其实不知道如何形容父亲,和大多数人一样,小时候崇拜他,长大后发现原来他不过是普通人。

是的,普通人的父亲,今忆三两事。

记得他讲述我出生后回家的那晚,无电,蜡烛,他给我换尿布,一碰我便“啊……”叫,不知缘由。后来发现,居然是,一只手拿蜡烛照明,一只手换尿布,于是蜡液便滴在娇嫩娇嫩的身上,哎……

初为人父,我不计较。因为我还记得,我有一次半夜突发高烧,他唤我不醒......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4日 22:56

我寒我心,审视这冷暖人生,在这个浮躁的夏季

很久没有静下心来梳理一下当下的自己,我清楚地知道压抑在心底的浮躁正慢慢升起,直至弥漫身心,突然有那么一刻有点喘不过气来。

面对一波波反目成仇的家人,剑拔弩张地捍卫着分家析产的些许利益,我真的无法平静。可以想象,一个儿孙满堂的大家庭早已摆不下一张平静的饭桌,何为金钱之争,失了亲情融合。看着今天这对兄弟陌生人,我突然想起几个月前那个被小儿子恩威并施地推到法庭与大儿子和女儿对簿公堂讨论赡养和遗产继承的老人,那为难的表情,让人不禁动容,实在不忍,不忍,也不该,不该。生前便因为身后遗产被儿子如此摆弄,这是......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3日 23:54

散落一地的幸福,如何捡回

当忙碌的节奏终于缓和了一点,我看,这世界的颜色终于又恢复了多彩。最近思绪不断,但少有成文,唯有乱中整理,一晃已是入夏三分。

去年夏天的模样,我已遗忘,此时却想念飘着落叶的秋窗。不是愁,不是怨,只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心情。

总有些时候,你会恍若中有点惴惴不安,大约是一种不确定的担忧,而这种担忧从何而来,因何滋生,无处寻找。

看着好友因为家人的重病终日忧愁,身形憔悴,心情伴随着病人的病情时好时坏,在......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5日 22:02

在北京,我有烟火朋友

所谓烟火,关乎生活最基本的日常。

所谓烟火朋友,便是除却诗和远方,还能一起正视眼前琐碎和苟且。

聚在北京,我有一帮烟火朋友。

TA很会整理。离校前,看着我凌乱的行李箱,TA推我走开,说,我来。然后一边不停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9日 22:42

强化&弱化,公寓下的普通生活

很多文章其实只是写给自己,比如公寓&符号化生活。我发送,但不推送,读到的人算是有缘。有时候,倒习惯在陌生的场地,碎碎念着,太熟悉的人,怕产生无端的担忧或者别的情愫,比如,我只告诉母亲我在写着什么,却从不主动让她读我写些什么。

去探望开启小家生活一年多的朋友,她一边抱着刚出生的儿子,一边对我说,读完你的文章,感觉好心酸啊,一直以为很多人生活在一起,会很快乐的。

我诧异,但并不想解释太多。因为对于一个新手妈妈来说,孩子依然是她全部的世界和全部快乐......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5日 21:46

公寓就像一座城

公寓有两位门卫大爷,瘦大爷和胖大爷。

胖大爷其实不胖,但瘦大爷太瘦了,所以只能叫他胖大爷。

瘦大爷生性洒脱,胖大爷则性格严谨。

这在他们散步的方式就能判断出。胖大爷是标准的散步,围着院子,慢悠悠,一圈两圈……瘦大爷则不同,或快或慢,有时候会哼着小曲,实在没劲还会骑着自行车一圈圈地转,自娱自乐的功夫不浅。

如果你向他们接备用钥匙。瘦大爷......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8日 21:24

公寓&符号化生活

“下班去哪里”, 电梯里,有同事问。

“不去哪,直接回家”,你答道。

“哦,回家,你结婚了?”Ta诧异道。

“没有啊”,你同样诧异。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2日 21:24

这一世,到底要嫁给什么样的人

读了很多民国女人的爱情故事,

从张幼仪、张爱玲、到林徽因、萧红、蒋碧薇等,

各种情路,各种结局。

总是毫无思路,不知道如何提起话题。

刚好今天,微信圈里,我一直欣赏的女人,庆祝自己一周年纪念日,

寥寥几句,读来泪奔!

嫁人,到底要嫁给什么样的人呢?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0日 23:46

因为无可替代,所以必不可少

还完这月的信用卡,我又差点变成负资产。每当此时,我都十分艳慕那些很会省钱的朋友。要不要攒些钱,以备应急,我检讨所有的消费,除了生活必须,哪项开支最大?衣服,美食,美容,旅行……

的确,用于旅行的开支,着实比例不小。认真的考虑过,终究不想为了不会有任何质变的节省,来让自己本来就不太丰富的生活显得过分萧瑟。我想要“到处乱跑”的心境,也许就是三十岁左右的这么几年,而往后的几十年的岁月说不定都要为了生计奔波。为什么为了这原本就不多的几个钱,来禁锢自己想要到......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8日 21:50

别问我是否还相信爱情?

别问我是否还相信爱情?

“你还相信爱情吗?”“信。”

经常有朋友这么问我,我也总是这么回答。

我并未收获真爱,但我知道,什么是爱。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7日 21:27

黔南有梦(二),向左不前,莫回头

黔南有梦(二),向左不前,莫回头

黔南行还未结束,知道消息的好友们便发来信息说,坐等你的游记。

其实,我很怕,有些感触是要静心才能体会的,而我一直以一个浮躁的心态游玩,虽然抛下工作,抛下烦忧,但,心还没有足够的静,不静,何以融入,融入那人,那事,那景。

可是,这是一个多么静的地方,仿佛你还未出发,它早已在某处等你,等你来寻,等你相遇,然后离开,终于,在另一处,化为回忆,印象深刻。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6日 22:11

黔南寻梦(一),不浅不深,慢慢追

黔南寻梦(一),不浅不深,慢慢追

我一直相信,

这个世界,

一定有一个高度,

让你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5日 20:47

清明,祭奠,谁在漂离?

清明,祭奠,谁在漂离?

故乡有我的痕迹

拂去厚厚的尘土

没有色彩

仍有温度

——余刚《远去的故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