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小时光,我想谈说种种纯洁的事情

小时光,我想谈说种种纯洁的事情

我想谈说种种纯洁的事情,
我想起了我最早的朋友,
 最早的爱情。
   
上周的林丹出轨文发出后,有朋友发来问候点赞,也有朋友发来中肯的意见,说和以往的暖心风格不同,我说,这是一篇严肃的感慨,认真的评论,现实的剖析,所以略显深沉。
 
不过我很为这个朋友庆幸,因为肯定有那么一些时候,你不需要这些客观冷静的旁观,而这些时候你正是岁月静好细水流年。正如我这个朋友,夏季,儿子在床榻边熟睡,老公在一旁抡着手掌赶蚊子,而她在一旁翻着闲书看,冬季,老公驮着包成粽子一样的儿子,漫步公园,恰逢喷泉开放,肩上的儿子雀跃嘻笑甚是可爱,而她扶着婴儿车,站在一旁静看。这是多美好的画面,极尽安然,极尽淳朴,以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孩的视角,他们从一日三吵的浮躁中重拾了生活的平淡和纯真,最是通透,最是纯洁。
 
而我们都曾是孩童年少,在父母的臂弯里,享尽梦幻般的天真,你对着百科全书的父亲问蛇是怎样放屁呢,实在想不通啊;你对着生活百事通的母亲说,停电了,赶紧点上蜡烛吧,动画片才看了一半;你对着被蚊子困扰的看门大爷说,你喝点敌敌畏吧,这样就不会被咬了;你对着讲台上的语文老师说,长大了想做一个科学家;你对着夜空喃喃细语,猎户座的位置很明显,银河的星光很饱满,牛郎织女就在两边。那些一万个为什么的岁月里,生活是多姿多彩的梦幻,而你是奇思妙想的烂漫。
 
当这些质朴的岁月随着时光流逝,你嘲笑那个时候的自己太过天真。你忘记了你最爱看星空,正如你忽视了一棵树的春秋,也再想不起那只你担忧了一整个夏季的布谷鸟,而堆雪人的胡萝卜,早被遗忘在厨房的某个角落。你在车水马龙的早晨,脚步匆忙地赶路,当夜幕降临,人潮拥挤中的你显得有几分疲惫,快餐式的饱腹,便捷式的交流,伴随着味觉的木化,你的视觉也被淡化,灰色而沉重的基调,让你有那么一些时候,真的想逃。曾经缠着父母一万个为什么的少年早已寻不见,而如今,你终于到了小时候的远方,通话的次数越来越少,通话的时间越来越短,而电话的内容也一再缩减,仿若除了吃饭、身体、天气、报平安,聊天的话题再也无法拓展,与最亲密的人不谈工作、不谈理想、不谈人生早已成为默定俗成的模式。你从不问父母今天开心吗,也从不回答他们最近新交了什么朋友。你以老成犀利的目光审视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人群,心潮澎湃、义愤填膺这些词离你越来越远,你从易感人群变成了抗体自产者,对一切色彩淡漠,对一切事态冷漠。
 
最近一次因为感动而眼角泛着泪光是多久之前的事情呢。那些柔和而温暖的时光,那些稚嫩而纯朴的梦想,如今飘向了何方?灵魂里包裹着铜臭味,你脚步蹒跚的攀爬着,再也不是那个身轻如燕的单纯的少年。
 
当某一天,你不得不面对父母的垂老或者离开,那些沉睡在臂弯里的童话,再也醒不来。
 
当某一天,你终于成为了父亲或者母亲,那些幼稚的纯洁,一番轮回滚滚而来,谁管他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当一切恢复平淡,理所应当的忙碌和追赶都会显得太过肤浅。如果浓雾散不开,又何必将自己推向孤单。大自然总会以它的方式告诉你,你需要的不是一盏心灯,而是安放心灯的方寸角落,在那里储存着被岁月遮盖的通透和纯洁。
 
后记:地上有花。天上有星星。而人——有着心灵……借用何其芳老师的诗篇《我想谈说种种纯洁的事情》,在这个初冬的夜晚,看到这个标题,请不要忍不住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