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此生绘本,寥寥素笔,你等谁加色

此生绘本,寥寥素笔,你等谁加色

爱错了江南烟雨,
你说此恨绵绵。
落花以飘零的姿态许你三生誓言,
可于你而言,
注定是单薄的红颜。
 
 
她怯怯地进了法庭,默默地坐在被告席上,不言不语,卑微的像霜打的浮草一样。
他信步走入,后面跟了一大群人,轻蔑不屑,怒气冲冲。
显然不是代理人。
离婚而已,好聚好散,至于这么浩浩荡荡吗?
我问男人:都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一抬手,大拇指比划一下:都是我哥们,同事,今天陪我来,要旁听。
好一派江湖义气,这种事参和什么,我心下不满,大声道:离婚案件,不公开审理,不允许旁听,如果不不是代理人,请回避,法庭外等候。
男人一脸蒙圈,却不似大哥做派,低声回应,无奈地把同来的伙伴请了出去。
 
似在纠结,何必担当。我在心中为这两位下了定论。
 
男人寡言少语,念完诉状,并不多说,只是坚决要离婚。
女人默默流泪,欲言又止,情绪不稳,只两个字:不离。
男人住单位,女人住家里,算是分居吧,可偶尔回来,也并不完全是。
 
定有故事,定有原因,定有波折,定不能妄断。
 
男人气愤地说,她有外遇,趁我上夜班期间,和别的男人发短信约会,居然发到我手机上。
我哑然。
男人低头补充:必须离婚,我伙伴也劝我离婚,不能容忍。
我理解。
 
女人埋头不语,嘴唇抽搐,黯然伤神,唯有眼角的泪滴却迎着灯光,闪闪发亮。
出乎我的意料,她并不打算解释。
默认?!
事实。
 
庭审陷入僵局。
我这才仔细地打量眼前的这对儿。
男人黑瘦矮小,单薄无神,是那种放在哪里,都不会被谁主动发现的存在。
女人眉目清秀,高高瘦瘦,邋遢卑微的造型,并未淹没她本身保有的姿色。
好生奇怪,如何一种缘分,如何一种结合,如何一种相守。
各自探究吧。
男人,其实,性格腼腆,和刚进法庭的江湖做派完全不搭边。
女人,其实,性格活泼,开朗大方,和卑微的姿态,本应完全绝缘。
 
因为,有一个词叫感同身受。
所以,有一种开始叫有共同语言。
不以相貌论英雄,不以能力论高下,在各自单亲家庭中成长的两个年轻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哪怕,外人看来,家人看来,极不协调,极不般配。
女人抗争着父亲,抗争着世俗,也抗争着命运。
至少在恋爱的期间,是甜蜜的。
至少在结婚的初期,是幸福的。
那时候,他,阳光开朗,努力上进,承诺中的未来是那么唾手可得,共同打拼的日子是那么充实快乐。
超负荷的劳累算不了什么,因为爱着,所以幸福着。
 
可是,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
男人着急着成功,着急着证明自己,着急着承诺中的未来,于是在着急中,他染上了赌博,决定孤注一掷。
最终,他未能如愿在世俗的眼光中,匹配她,却如世俗的判定,一败涂地。
 
她理解,她忍耐,她包容,她给予一个女人所能给予的全部温存。
可他却不领情,不沟通。
他笃定此生再给不了她幸福。
不如放手。
 
她洗衣做饭,他理所当然。
她梳妆打扮,他视而不见。
她生病住院,他不闻不问。
终于,他嗜酒如命,一味迁怒,嘲讽谩骂。
至此,一蹶不振。
 
 
爱着,是美丽的。
思念着,是寂寞的。
形同陌路,是痛苦的。
最熟悉的陌生人,大概便是如此。
肆虐着,重复着,低吼着,疯狂着,纠结着,爱着,恨着。
 
以泪洗面,形单影只,在最好的年华中,她日渐憔悴,像一株红颜,昙花一现,迅速干枯。她在心中悄悄结了一道疤,无人知晓。
终于,在忍无可忍,万分纠结中,她试着,寻找出口。
她打开微信摇一摇,随意搜索,小心锁定。
满腹的委屈,抑郁的情感,她,一股脑儿倒给了一个陌生人。
她说,我只是想要找个人聊一聊,只是聊一聊,仅此而已。
 
可这一聊,却给了他,推开她的理由,理所当然的充分理由……
当仅有的尊严被肆意践踏,他近乎疯狂的反击,是恨,是痛,还是解脱。
 
此生绘本,寥寥素笔,你等谁去加色。
终于,我明白,爱是一种资格,也是一种能力。
 
       花开三昧文君安:此文本是国庆当日所写,公众号发完后,有友深表赞同,也有友质问我为何替出轨开脱,甚至有朋特意发来微信说一个没结婚的女孩绝对意识不到出轨或者小三所能对家庭造成的危害,比杀人犯罪更可怕。顿时深感震惊,其实我想探讨的本就是婚姻经营之道,相处之道,绝没有为小三为出轨发声之意,一段婚姻或者感情亮灯,绝对不是一方的问题,我想这点是毫无质疑的。
 
 
 
 
 
 
推荐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