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11月27日 23:52

(谈林丹出轨)人生若只如初见,但留心底怀念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秋去冬来,
不做论辩。
 
套用一些公众号大咖的开头,没有人在后台要求我写,但我还是想写写。
 
不难想象,这周谈论的话题大约都是围绕着林丹出轨。气愤、不堪、伪君子、无法原谅……诸如此类的形容词被加注在林丹的名下。可见,一个正面形象的崩塌,远比一个负......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9日 21:30

正如一片落叶的结局,我们终将成为身披盔甲的勇士

上周末的旧文,发来分享。
 
前言:
秋风飒飒地写着骄阳,
 
而我触摸不到一点你的温度。
 
一片耀眼的金黄飘然凋落,
 
在接近地面的时候,
 
突然有了生机。
 
当一切就此长眠,
 
另一番轮回,
 
即刻从一抹新绿上演。
 
昨日我在一树鸟鸣中清醒,见阳光灿烂,心情大好。今日我醒了又睡去,再醒来已经半晌时光,没有鸟鸣,亦没有日光,弥漫在窗前的是灰沉沉的雾霾......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6日 22:03

旭日东升,不需遥盼,但以热爱相伴

雾霾中的早晨灰沉沉一片,并不能给我一些应有的雀跃。我走在上班的小路上,对面开来一辆殡仪馆的大车,我急忙闭上眼睛默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感伤是祝愿,告别式又在上演,幸好你去的世界没有雾霾。
 
拐角的路上,一起小型交通事故已然发生,电动车和小轿车相撞,双方的车主都在手机讲话中。迎合着天气的,是各自的心情,阴森森的火苗吞噬着空气中不断加码的尾气,一场“炉火纯青”的对抗就要爆发。嗯,此刻,你们至少不会觉得冷。
 
想要下楼打壶热水,隐约中记得有个电梯正在维修,是哪一个呢,左边的还是右边的呢?算了,赌一下吧,果断的按下了数字清晰......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31日 23:24

如果辗转迂回,也请还以原色之光,不曾轻蔑

你说你会嫁给爱情,可最终你嫁给了年龄。
你说你会嫁给爱情,可最终你嫁给了生活。
你说你会嫁给爱情,可最终你嫁给了虚荣。
 
我说,我们不应该指责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结婚的理由。的确,很多情况下,结婚是综合选择和左右衡量的结果。比如,午饭时,几个已婚已育的女同事,郑重其事地告诫我,找对象,婆婆也很重要(此处有问号、省略号、感叹号)。
 
所以,正如外貌、性格、人品、学历、工作、家境等等因素一样,现实的压力,眼前的所迫,也是促使你想和一个人步入婚姻的重要因素。
 
动机和目的,本身就有着不能概而话一的......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23日 22:13

双重标准下的“宝马”离婚案,你其实也参与了不少

前言:你说这是一个充满情节的剧本,可你不过是从一半才开始看起。
 
“宝马”离婚案沸沸扬扬中第一次开庭,所谓亲自出庭,所谓出轨证据,所谓亲子鉴定,所谓净身出户等等等等,当那些哗众取宠的标题党来袭,内行的人也只能呵呵,呵呵。
 
朋友说,要不要写篇文章呢,我笑着,想着,如何起笔呢,这是一个夹杂着凤凰男逆袭、美女与野兽、兄弟妻不可欺、信任与背叛等各种桥段的奋斗问题、情感问题、道德问题以及牵涉到大众伦理的婚姻问题,也可以说是一个糅合成功学、心理学、法理学的复杂命题。
 
“心疼宝宝”,一个屌丝逆袭的奋斗......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7日 23:02

离婚而已,别为自己的错误无休止的埋单

几乎每天都会接触正在离婚或者已经离婚的女人。朋友认真地劝我,换个工作吧,这样会影响你对婚姻的期待和判断。
 
其实,在所谓“毁三观”的工作环境中,并不都是负能量,在不解和感慨中负负得正,也是王道。
 
离了婚的女人有时候是解脱,是重新开始,可更多的时候,却是失望,是无奈,是纠结,是茫然和不知所措。而这些多于男人的复杂的情感,其实最终可以归属到一个问题那便是离了婚的女人是否就真的贬值了吗?
多年前我旁听过一个离婚案子。女人,是一个三十七岁的母亲,她在庭上用眼泪诠释着她面对离婚的无奈、痛苦以及无限的悲凉。她并不太会讲话,断断......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06日 23:49

目遇成情的女人,她偏信来日方长

盘草不似花开盛放,
一朝凋落一朝成行。
失去的已然失去,
破碎的就此破碎,
而留下的,
蔚然成风。
 
这是半年前的一个离婚case,半百老人,半路夫妻,重组家庭,观念不和,无法继续,再普通不过的桥段。
女人已经第二次起诉离婚。
师傅示意我仔细观察一下两位老人。
女士,着黑色的套裙配上一串白色珍珠,虽不是名牌加身,也不失优雅整洁,可谓气质不凡,谈吐更是大方得体。
男士,衣着邋遢,头发油腻,谈吐粗狂,行为墨迹,可谓老态龙钟的瘦削老头。
以我的或者大众视角,显然,两人放在一......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04日 00:30

此生绘本,寥寥素笔,你等谁加色

爱错了江南烟雨,
你说此恨绵绵。
落花以飘零的姿态许你三生誓言,
可于你而言,
注定是单薄的红颜。
 
 
她怯怯地进了法庭,默默地坐在被告席上,不言不语,卑微的像霜打的浮草一样。
他信步走入,后面跟了一大群人,轻蔑不屑,怒气冲冲。
显然不是代理人。
离婚而已,好聚好散,至于这么浩浩荡荡吗?
我问男人:都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一抬手......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8日 13:41

未 解

 
未           解
——我们保有着崇高,也保有着邪恶。
在最原始的状态中冷漠,在最矜持的状态中善良。
哪一种才是最本真的自我,未解。
 
案由 离婚
 
女人淡然走来,凌厉的眼神儿却似滴血的玫瑰,又冷又艳。
男人蹒跚入门,无奈的表情像极了被人呵斥的大白,又囧又萌。
离婚,诉求只有离婚。
不语,莫非伤心......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8日 23:59

(第二版)梦一场——被放大的爱恋(下)

写在前面的话:读过第一版的朋友,真的很抱歉,写作有时候需要感觉,所以……删了再来。
声明:你要相信,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
关键词:谁主张谁举证
 
辩  三
 
我听完双方的陈述和答辩,心中默然,有点触动,久久无法抽离。
这是两个同样悲情的女人,她们用着自己的方式爱着同一个男人,在这个男人身上耗费了半生的爱和温情。
一个兜兜转转,一个亦步亦趋,骄傲着,卑微着,同爱着,错爱着。
斯人已逝,是缘分亦是纠葛。
她们在这个男......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2日 22:14

梦一场——被放大的爱恋(上)

声明: 你要相信,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

她——原告               

他——被继承人

案由——被继承人债务清偿

引一

她是原告。

他是被继承人,已故。

我翻阅诉状,被继承人债务清偿,被告是被继承人的父母和女儿。

身份证上的她,瘦削而普通,“朋友关系”借贷,谁信!

女儿联系不上,父母年事已高,传票吧,没想到,在律师的陪同下,被继承人的前妻作为女儿的委托代理人,早早地......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5日 07:26

汤唯&舒淇,打太极的女人,幸福稍稍有点迟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让这个夜显得有点不太寂静。这是初秋的夜,我关上窗子,电闪雷鸣都与我无关。只是,此刻,我还毫无睡意,新启开的红酒颇费了一番功夫,所以,夜未凉,我未醺。

夜雨来的突然,让我想起了汤唯读过的一首诗《阻碍》:“就像当你出门时大雨滂沱, 知道打伞在街上走三分钟也会浑身湿透,就转身走进附近茶餐厅坐下, 喝一杯咖啡,抽一根烟, 如此愉快如此舒服,当你推门出来 回到街上时看见雨已经停了, 街上被清洗得一干二净, 才惊觉你刚才避过雨…&hell......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8日 20:33

庆幸,我还保有我的自由——《我敢在你怀里孤独》,后知后觉奶茶记

庆幸,我还保有我的自由——《我敢在你怀里孤独》,后知后觉奶茶记

我喜欢奶茶,但并不痴迷。

我并不是喜欢她全部的作品,比如歌曲也只是喜欢《很爱很爱你》《后来》等,比如影视作品最喜欢《新结婚时代》《天下无贼》等,而她的书我并不怎么读,《我敢在你怀里孤独》这本书,听说了许久,在Kindle里躺了好久,这几日才想起来一读。

很少有书会让我废寝忘食昼夜不停地读完,奶茶的书不是,这本也不是。但这本书却是唯一一本读完让我觉得结束的太突然的书,意犹未尽。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14日 22:51

在路上,愿我们各自成为风光

娱乐圈里又砸开了锅,周围的人都在议论着同一件事,朋友圈里也各种刷屏,微博更是爆了表,各种立场,各种声援与声讨。真是有点醉了。

离婚而已,至于吗。出轨而已,至于吗。我吃个饭爬个山刷个朋友圈也要听你们各种吐槽,这本是婚姻状态中很普通的一种爆灯形态。爱咋地咋地吧,哈哈,不关注。

别搅了我的周末,难得好心情好天气好时间能让自己在自由的格度里瞅着温润的风,缓缓吹来,像是熟稔的老友......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31日 19:23

一切好不容易——写在霍心大婚时

早晨的风,温润的让我舍不得清醒,透过窗子我闻到了整个世界绿意盈盈的味道……嗯啊,其实不想起床,可是枕头里藏满了发了霉的梦想,我有点呼吸不畅。

很少能找到一个地方,安安静静的读书写字。我有点堕落的心总是对安逸的慵懒无法割舍,像是对一杯抹茶的热爱,每次都提醒自己换个口味,可是每次都无法拒绝。

咖啡厅里的音乐太过动感,我想要的旋律始终没有出现。别再问了,其实有时候,我也不知道在想念谁。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7日 22:40

如是

秦淮河畔的柳树
依旧在随风荡漾
 
那些被众人遗忘的夏季
结满了淡蓝色的忧伤
 
谁为你偷偷写着一个世纪的美丽
如今
不过是绚烂的梦幻一场
 
最后一个关于你的故事
依旧是
奋身欲沉的地久天长
 
痴人缠绵
错付了心愿
也别怪暮色匆忙
 
如果可以重来
不论家国和风月
就将全部的世界拿来发呆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9日 17:54

慵线懒针,刺绣品茶,不必追的好光阴

慵线懒针,刺绣品茶,不必追的好光阴

上周末乡间小河边玩耍,捉鱼、烧烤、吹风、听水声然后凉亭小憩。仿若回到了小时候小村落里无忧无虑的慢时光,那时候的夏季,玩水、纳凉、知了声声、蛐蛐低鸣,总不明白伴着小河边成长的我,为什么还不会游泳。我把书包扔回家,喊着姥姥做晚饭,然后不知去向,三五成群捉爬叉(此为何物,可问度娘)的日子,真不知道是知了还是我们在叽叽咋咋。

不过我怀念的不是夏季的闹,而是黄昏时、大树下穿针引线、纳凉解暑的静。是的,这是夏季日落前的静,我坐在门前院落里,或刺绣或编织......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30日 21:25

若不是热爱,幽谷百合,不必峥嵘

写给马彩云:

我不愿意写命题作文,所以这不是一篇祭文。

我不愿意触碰一份普通家庭天崩地裂的伤痛,所以这不是一篇祷文。

的确,虽在同城谋法律,出事后,我才知晓你。网络、微博、朋友圈……铺天盖地的新闻袭来,我还是无法全面的了解你。我在心中默默为你惋惜,你的形象就是战士站在夕阳下,迎风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9日 12:35

忆父三两事,来生我如何救赎我的原罪

我其实不知道如何形容父亲,和大多数人一样,小时候崇拜他,长大后发现原来他不过是普通人。

是的,普通人的父亲,今忆三两事。

记得他讲述我出生后回家的那晚,无电,蜡烛,他给我换尿布,一碰我便“啊……”叫,不知缘由。后来发现,居然是,一只手拿蜡烛照明,一只手换尿布,于是蜡液便滴在娇嫩娇嫩的身上,哎……

初为人父,我不计较。因为我还记得,我有一次半夜突发高烧,他唤我不醒......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4日 22:56

我寒我心,审视这冷暖人生,在这个浮躁的夏季

很久没有静下心来梳理一下当下的自己,我清楚地知道压抑在心底的浮躁正慢慢升起,直至弥漫身心,突然有那么一刻有点喘不过气来。

面对一波波反目成仇的家人,剑拔弩张地捍卫着分家析产的些许利益,我真的无法平静。可以想象,一个儿孙满堂的大家庭早已摆不下一张平静的饭桌,何为金钱之争,失了亲情融合。看着今天这对兄弟陌生人,我突然想起几个月前那个被小儿子恩威并施地推到法庭与大儿子和女儿对簿公堂讨论赡养和遗产继承的老人,那为难的表情,让人不禁动容,实在不忍,不忍,也不该,不该。生前便因为身后遗产被儿子如此摆弄,这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