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朱婷&没有年味的小年

朱婷&没有年味的小年

朱婷,一个1994年出生的河南女孩,中国女排国家队队员,2016年里约奥运会MVP得主。

 

朱婷和小年没有什么关联。

 

可是,朱婷在这个没有年味的小年再次闯入了我的视线。

 

事情源于昨天和今天我读到的南辕北辙的两篇关于朱婷的报道。

 

昨天报道称,朱婷年入2000万,其中用超过1000万来做慈善,为家乡铺设长达20公里的柏油马路花费达到了800万元。极限吹捧之情,无不令人动容。

 

今日有报道分析,朱婷的转会费加上奥运奖励等,除了缴税和实物无法兑现,其可支配收入绝不可能有2000万之多。而且,被称为 “朱婷路”的20公里的柏油马路,其实是由政府拨款修的。只不过村民们都知道,“这是上面因为朱婷修的路”。 事实上,朱婷直到2014年才还清家里欠的20万元,也才刚开始过上富裕、但四处漂泊和拼搏的生活。

我其实并不想评论朱婷的慈善之路,一个名人,回馈社会的心态可以赞扬,回馈社会的多少就无需去探究和衡量,也没有权利去探究和衡量。

而入我眼球的就是这句话“这是上面因为朱婷修的路”。无论是否是政府因朱婷而出资修建,但这条路刚刚得到修建,我深信,是绝对的事实。

朱婷出生在河南周口市郸城县一个普通村落。而这个村落在国家“村村通”的政策已经执行多年后,却在朱婷为国争光后,成为奥运冠军后,才有幸得以修建成柏油路。而早在《中国农村公路发展十年(2003年—2013年)》白皮书出台之时,就已经宣称,截至2013年年底, 99.97%的乡镇和99.70%的建制村通了公路。我不相信朱婷的这个村落是这0.3%的例外。

全国性的政府福利项目,总是有或多或少的执行滞后性和不同步性。这貌似是一个通常的惯例。

而朱婷,这个球场上霸气,球场外腼腆的女孩,能有幸为家乡的发展间接或直接的推动一把,也算是一种名人效应下的正面导量。貌似也不用去纠结修路的初衷和缘由,结果是好的就行。

正如,我现在所在的小城市,它正在夜以继日地为评选全国性的文明城市而努力。为此,我发现了公共交通的规范化、公共厕所的常态化、公共卫生的细致化、小商小贩的取缔化……最直接的改变就是,下高铁的一瞬间,不会有人山人海的陌生人涌来,拉扯着你说,去哪,去哪,打车吗,打车吗?

 

这本该是一个城市在规划之时的基础项目建设,它却源于一次评选一次检查而异军突起般地层层构建。

纠结于此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似乎也应该给予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这个政府一点前行的时间,无论它基于何种缘由而突飞猛进,结果总是好的。

当然,这兴师动众的改变也滋生了诸多不便,比如今天这个小年,源于全面禁燃,而再无鞭炮声声的壮观和喜乐,显得过分冷清。

我们一边享受福利一边吐槽不便。中国几千年的传统习惯被突然打破,关于年味的最大的诠释被强行抹去,貌似某种神圣的仪式被取缔,不是我的不适应,而是老一辈人的不想理解,不想接受。

可是,伴随着这个不便不适应不想接受,它对于城市的环境总是质的帮助。

正如,在吐槽同时,这个城市的人民却也悄无声息地感受着这个城市新的气象。我们似乎也应该给予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这个政府一点理解的空间,让它跨越我们此刻的不便,而有一番新的未来,新的谋划。

无论是朱婷的名人效应,无论是城市规划的评选契机,无论是环境改善的必然要求,它基于某种缘由而生成某种结果,只要是好的,切实有益的,就行。

英雄莫须问出路,政策又何必全然问背景。

而此刻,年味正以一种新的形式呈现。

花开三昧文君安:各位小年快乐!JJ念,欢迎关注。个人微信ldlv4ever欢迎交流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