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文章归档 > 2016年04月
2016年04月29日 22:42

强化&弱化,公寓下的普通生活

很多文章其实只是写给自己,比如公寓&符号化生活。我发送,但不推送,读到的人算是有缘。有时候,倒习惯在陌生的场地,碎碎念着,太熟悉的人,怕产生无端的担忧或者别的情愫,比如,我只告诉母亲我在写着什么,却从不主动让她读我写些什么。

去探望开启小家生活一年多的朋友,她一边抱着刚出生的儿子,一边对我说,读完你的文章,感觉好心酸啊,一直以为很多人生活在一起,会很快乐的。

我诧异,但并不想解释太多。因为对于一...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5日 21:46

公寓就像一座城

公寓有两位门卫大爷,瘦大爷和胖大爷。

胖大爷其实不胖,但瘦大爷太瘦了,所以只能叫他胖大爷。

瘦大爷生性洒脱,胖大爷则性格严谨。

这在他们散步的方式就能判断出。胖大爷是标准的散步,围着院子,慢悠悠,一圈两圈……瘦大爷则不同,或快或慢,有时候会哼着小曲,实在没劲还会骑着自行车一圈圈地转,自娱自乐的功夫不浅。

如果你向他们接备用钥匙。瘦大爷一摆手说,抽屉里,自己拿。而胖大爷则会一脸认真地说,哪个房间...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8日 21:24

公寓&符号化生活

 

 “下班去哪里”, 电梯里,有同事问。

“不去哪,直接回家”,你答道。

“哦,回家,你结婚了?”Ta诧异道。

“没有啊”,你同样诧异。

“那你买房了?”,Ta追问。

“没有啊”,你惊诧。

“哦,你说你回家,我还以为……”

“哦,我是回公寓,回宿舍。”

 

公寓,一个多数人眼中符号化的词,一个和家毫无关联的词,哪怕它的构造或功能和一套标准的房子毫无差异,但它不是家。而淹没在居民楼中的一...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2日 21:24

这一世,到底要嫁给什么样的人

读了很多民国女人的爱情故事,

从张幼仪、张爱玲、到林徽因、萧红、蒋碧薇等,

各种情路,各种结局。

总是毫无思路,不知道如何提起话题。

刚好今天,微信圈里,我一直欣赏的女人,庆祝自己一周年纪念日,

寥寥几句,读来泪奔!

嫁人,到底要嫁给什么样的人呢?

(一)

我们都叫她大师姐。当年,我们大学毕业,她研究生毕业,一共八个人,同一个地方,不同的乡镇,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选调生。

他和她分在同一个...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0日 23:46

因为无可替代,所以必不可少

还完这月的信用卡,我又差点变成负资产。每当此时,我都十分艳慕那些很会省钱的朋友。要不要攒些钱,以备应急,我检讨所有的消费,除了生活必须,哪项开支最大?衣服,美食,美容,旅行……

的确,用于旅行的开支,着实比例不小。认真的考虑过,终究不想为了不会有任何质变的节省,来让自己本来就不太丰富的生活显得过分萧瑟。我想要“到处乱跑”的心境,也许就是三十岁左右的这么几年,而往后的几十年的岁月说不定都要为了生计...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8日 21:50

别问我是否还相信爱情?

别问我是否还相信爱情?

“你还相信爱情吗?”“信。”

经常有朋友这么问我,我也总是这么回答。

我并未收获真爱,但我知道,什么是爱。

爱是来自灵魂的选择,是无言的陪伴,是永恒的思念。

(一)

“从那广袤的国度

TA选择了一个人

从此用巨石封上了

感情的闸门”

他从部队回家探亲,同行的老乡战友一路上向他介绍自己的妹妹,尽管他一再强调自己已有女友,在老家等他。

战友先到家,两家的村子就隔一条河,于是战友硬拉他去见见...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7日 21:27

黔南有梦(二),向左不前,莫回头

黔南有梦(二),向左不前,莫回头

黔南行还未结束,知道消息的好友们便发来信息说,坐等你的游记。

其实,我很怕,有些感触是要静心才能体会的,而我一直以一个浮躁的心态游玩,虽然抛下工作,抛下烦忧,但,心还没有足够的静,不静,何以融入,融入那人,那事,那景。

可是,这是一个多么静的地方,仿佛你还未出发,它早已在某处等你,等你来寻,等你相遇,然后离开,终于,在另一处,化为回忆,印象深刻。

它让我想起乡下的夜晚,寂静的夏,我躺在藤编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6日 22:11

黔南寻梦(一),不浅不深,慢慢追

黔南寻梦(一),不浅不深,慢慢追

我一直相信,

这个世界,

一定有一个高度,

让你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我多想像三毛说的一样,在这里,点一支烟,赤着脚,长发披肩,然后万水千山,走一遍。可是水太凉,风太大,只能作罢。湿了鞋的摄影师们,笑着说这只是专业的代价。

  

他正读高中。因为我们在他家吃午饭,遂在父亲的命令下带我们去梯田里走走。下梯田的路着实不太好走,他走在前面,小心地给我们指路。正直中午,艳阳高照,天气很热,梯田泛着...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5日 20:47

清明,祭奠,谁在漂离?

清明,祭奠,谁在漂离?

故乡有我的痕迹

拂去厚厚的尘土

没有色彩

仍有温度

——余刚《远去的故乡》

微信视频,母亲微笑着,调侃式地问我,不是说清明回家吗,怎么没回……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作答。就在假期前,我说要回的时候,她还一味地拒绝说,没必要,太折腾了。

清明扫墓,隆重地祭奠已故的亲人,是家乡也是家族里很重视的一个节日或者说仪式。不过,家乡有早清明的传统,因此,总是在清明节日到来前一周左右祭奠。学习在外,工作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