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别太迟 又十年后至想 快乐吗

别太迟 又十年后至想 快乐吗

今天是2017年1月9日,下班后,我想去单位西门的街道边买串烤面筋,这是我整个冬天加班后的宵夜。可是,我走遍整条街,遍寻面筋小哥无果,更寻不见那一车燃烧的红炭。后听到孤零零卖铁板烧的小哥和她媳妇议论:学生们都放假了吧?嗯,应该是,都看不到人。

 

我忽然意识到这类可口的小吃,大概只专属于学生吧。而我冒充隔壁大学的学生已然很多年。

 

我有点失落地离开,心想,不知道这个大学的学生,多年后是否会怀念学校门口两元一串的烤面筋,正如如今的我十分怀念当年大学西门五角钱一个的华侨卷粉一般。

 

多年后,以多年为界呢,就以十年吧。

 

2007年的1月9日,我应该是在大学校园里收拾行李或者已经回到家里,一个幸福的寒假即将开始。当时,我为了应付年终考试,已经熬了一周的通宵。是的,这是我通常的做法,不到考试周我是不会学习的,至少不会熬夜主动学习。翘课、睡觉、看美剧、吃零食是我大学生活的日常。所以,我在大学的学习生活基本是个素描。

 

这般荒废着学业,对十年后从事法律工作的我来说,是相当相当之后悔。

 

不过就翘课来说,民法和刑诉课,我一般不会翘,因为这两个老师讲的还是比较有意思。民法老师,总能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这是我民法基础的最初塑成。作为中国政法大学九几年毕业的硕士生,虽然她至今只是个讲师,可是她不为职称而学术的做派,我很喜欢。刑诉老师,是一个兼职律师,总有很多生动的案例分享,传说中“保头率”99.9%的绰号,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国际公法我一般也不会翘,虽然课比较无聊,但是授课老师我很欣赏,他在隔壁城市有自己的公司,据说也很有钱,每周拖着中风的腿来给我们上两节课,纯属热爱和兴趣,因为两节课的酬劳甚至抵不过油费。而司法侦查课,我好像也没有翘,或者没有全部翘课,因为曾经是公安的女老师,略懂笔迹心理学和手纹看相,我让她看过手纹,她预测我可能会离婚。

 

所以,这大概是我十年后还没有嫁出去的原因——我怎么能离婚。

 

如果这是2007年的寒假,这个寒假并没有我预料的幸福,相反却十分痛苦。我在回家后的第二天,还满怀喜悦地去探望姥姥,才得知,她早已经在我备考前的雪天离世。比起未能生死告别的遗憾,更让我无法承受的是家人不想影响我期末考试的初衷。当葬礼的哀乐奏起,我还在宿舍里昏昏噩噩地看着美剧。何其讽刺的悲哀!

 

十年前的我以为这是人生最大的痛苦,却不知,这只是此生痛苦的开始,更不知道还会有更大的痛苦等着我……而且它毫无征兆、容不得一点商量地出现,而你必须承受也只能承受。

 

十年前的我待在大学古朴的校园里,任性地听课、任性地翘课、任性地玩乐,并不知道我所渺视和不屑的一切规矩和纪律都将会在多年后奉还给我。正如十年后的我,在多重纪律约束下朝九晚五地工作。

 

可是这十年中,我也曾疯狂过、冲动过、为梦想拼搏过、和命运抗争过。我也曾报考需要复习十二门功课的北大法学院研究生,最终我失败了。我也曾试图去大洋彼岸学习国际商法,最终我失败了。我也曾试想在国际外交的舞台上来一曲华尔兹,最终我失败了。我也想和这个世界所谓的命运决绝,最终我妥协了。但我也曾放弃一眼望到头的安逸,重新做了一次选择,最终我成功了。我还曾让自己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最终我收获了。我还曾想让自己朝着喜欢的模样成长,目前,我还在努力。

 

刚好,听到Eason版本的歌《给十年后的我》。“这十年来做过的事 能令你无悔 骄傲吗……”我笑着想一想,虽然有后悔,但那是青春无知的后悔。当然有骄傲,还会有更大的骄傲。至少我所相信的事,依然没有动摇。虽然对象、缘分、成就依然还没有出现,但我依然保有青春的冲动,并没有对理想步步停下三思,而累。

 

“别太迟 又十年后至想 快乐吗”

 

给十年后的我,我要你快乐!

花开三昧问君安,个人公众号:JJ念,个人微信:ldlv4ever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