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未 解

未 解

 
未           解
——我们保有着崇高,也保有着邪恶。
在最原始的状态中冷漠,在最矜持的状态中善良。
哪一种才是最本真的自我,未解。
 
案由 离婚
 
女人淡然走来,凌厉的眼神儿却似滴血的玫瑰,又冷又艳。
男人蹒跚入门,无奈的表情像极了被人呵斥的大白,又囧又萌。
离婚,诉求只有离婚。
不语,莫非伤心透底。
 
以师傅教我的经验,凡事争吵的激动的,大抵是心里还爱着的,多半是离不了的。
眼前的两位,不怒不谩,不争不辩,平静的像一湖死水。
我该怎样搜索,搜索信号,爱的信号,恨的信号,不爱不恨的信号。
 
一子一女,均已成人。
二十五载相识相守,在倒数第三个年头,突然亮灯。
家中琐事,不闻不问,长期不归,蔚然成风,个中缘由,无人知晓。
离,女人决绝地说。
不离,男人坚定地说。
不归,为何不离,女人一字一句地问。
男人静默……沉默……哀默。
愿离就离吧,男人哑然呓语状。
分居三年,双方自愿,财产无争,那么离?
我梳理着材料,也梳理着思路,梳理着心情,梳理着眼前两位半百老人的蹉跎春秋,岁月的印迹在他们额头眼角留下鲜明的证据,不温不火淡然,最是艰难。
我努力找着借口,也找着出口。
结婚证的名字和身份证怎么不一致啊,我有点兴奋地问女人。
啊…哦…当时结婚证是手写,有误,同音异字,一样吧,女人有点不知所措。
那你需要提交证明,证明,这两个名字都是你本人,我佯装严肃地说。
那,好吧,女人无奈离开。
男人浅笑着追上,关门时向我示意感谢。
 
看着一前一后离开的两位半百老人,我脑袋有点缺氧,也许这是个岔口,希望这是个出口。
 
可不等我庆幸自己找到路口,二人拿着曾用名的证明再次前来,依旧是不争不抗的低压状态,无奈的让我心痛。
离婚调解书,夺目刺目。
送达签收后,男人先走。
女人静静地坐着,表情轻松,状态放松,我知道她有话说。
他不回家的理由?我问。
不知道,真不知道,女人叹气。
外遇,不可能,赌博,不至于,生病,应该不是,这是个谜,女人摇头。
不过女人笑了,于是我更迷茫了。
男人开车载女人一起去开证明,一路无语。
回程中,男人突然把车靠边,对女人说,我想和你说几句话,就几句。
女人不语。
男人握紧方向盘的手有点发抖:
你说要离婚,我就依你。
结婚的时候,我说过,我们是一夫一妻制,到死我都是。
过几年,我还找你复婚,你等我。
家里的房子都归你,我再给你五十万。
女人依旧不语,只是默默地眼神直直地看着车窗外,再不敢转头多看一眼。
 
我看着女人掩饰不住的兴奋的笑脸,虽然不美但却明媚,所谓自信和从容,大约都有幸福的味道。
 
我急忙夺走女人手中签收的调解书,劝她,别离了,别离了,这么好的人干嘛还要离。
女人轻轻推开我的手说,我不要他的钱,我不缺钱……
然后挎起包,大步走开,留我诧异。
外遇 赌博 吸毒 高利贷……我一个个想来又一个个排出。
 
离婚百态,分明爱着,念着,承诺白首着,可却不愿此刻相守着。
我不懂。
是善良着,遗憾着,还是折腾着,莫名其妙着。
时间会按照你的节奏滴答滴答的响吗?
命运会按照你的意愿摇摇摆摆的行吗?
为何不珍视着,享受着,哪怕是彼此静默着。
未解。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