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给脆弱一点温度,66度。

给脆弱一点温度,66度。

早晨打开朋友圈,几张图片映入眼帘。

震撼,心疼!

西安火车站,一个中年男子,顶风冒雪,独自坐在路边等活。

他大口啃着面包,也抵挡不了寒冷,他颤抖着,咳嗽着。

最后,突然低下头,放声哭泣着。

……

发这些图片的朋友,配文说,这是谁的老公?谁的爸爸?又是谁的儿子?

……

我想,我们并不必去叩问真相。

在寒风中的坚守,冷硬的面包不过是缺一份热腾腾的牛奶!

即使这是中年印象,上有老下有小,压力从四面八方裹来,总有那么一刻你想要哭泣。

即使这不是中年人的标签,可生活的困顿又何止一杯牛奶?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易。

有那么一刻,请给我脆弱的权利。

……

 

记不清上一次放声大哭是什么时候。

只是,同样是,有风雪,有寒冷,有一个人不得不行走的,孤独的脚步。

我站在天桥上,看车水马龙的北京夜。

到处是灯火闪烁,人间繁华,却没有一壶属于我的温茶。

我蹲在桥上大哭,并不管人来人往。

哭泣的原因我都记不起了。

只是下一刻,接到家里的电话,母亲说:你几时回家?

然后我又开始大笑。

大片的雪花,幻化成五个字:这都不是事儿……

如果,你曾经遇见一个姑娘,在北京的天桥上,大哭大笑。

嗯,那很有可能是我,别担心,她很正常,也很好。

 

只是,脆弱,总和寒冷相关。

但越过真相,我们缺少的也许不过是一份心灵的温度。

那份温度,夹杂着归属和寄托。

那份温度,六十六度。

冷了,可以直接喝。

 

 

后来,有一年冬天,我在地铁上,看到一个姑娘,坐在靠门的位置上,默默流眼泪。

也许论文被毙了,也许失恋了,也许失业了,也许家人病了。

我不去直视她,可一瞬间我有无数个想法揣测着。

正如那天天桥上,我也被别人如此端倪着。

好想上前抱抱她,告诉她,回家吧,回家就好了。

可是,我最终没有。

也许,到站了,她搽拭眼泪,走出地铁,突然看到阳光明媚,一切都是如此美。

有时候,一个人的脆弱,并不需要原因。

同样,一个人的坚强,也不需要理由。

脆弱的下一刻,也许就是坚强。

 

这周发生了一件大事。

80后创业者茅侃侃,自杀了。

看到新闻的时候,我内心是震撼的。

到底有多大的压力,迫使他选择这样离去。

“嗯,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的结尾。”

他以一首歌的歌词预言了自己的结局。

众人在惋惜中,猜测中,焦虑中,议论纷纷。

然后感慨:创业不易。

 

昨夜,汪小菲也发文感慨创业艰难。

“舅舅遭流氓抢劫杀害。这是家里永远的痛。

不管什么时候,创业都是有风险的。

每一个美满的企业和家庭背后都有大家不知道的心伤。”

汪母张兰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她的心理疗法是大年三十晚上一个人哭一次。

“一年了,陈芝麻烂谷子所有的委屈找一个夜深人静的地方,山里面,嚎啕大哭。”

 

我不知道茅侃侃有没有放声大哭。

也许哭了,也许没有。

也许哭泣到底是解决不了问题。

只是,自杀这个结局,他选择了,我们也请尊重。

因为脆弱本就是人的本性。

每个人都有选择脆弱的权利。

哭泣也好,放弃也罢,都是自然的本性。

 

我们总说要反脆弱,反脆弱,反脆弱。

于是,压力来了,我们强忍着,不哭泣,我们坚持着,绝不放弃。

只是,当压力挟裹着寒冷和悲伤,一瞬间,我们构建的城墙,很有可能会轰然倒塌。

所以,给自己一个脆弱的出口,一个哭泣的时刻,一个休憩的地方。

不需要理由,不在意眼光。

我们都需要回归人性的自我疗伤。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微信:ldlv4ever,欢迎交流,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欢迎关注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