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寻梦环游记》:抱歉,我没有眼泪

《寻梦环游记》:抱歉,我没有眼泪

近一年并没有去影院看过几部片子。

 

对于大动作大场面,没有什么留念,对于娱乐化搞笑亦没有太多期待。反而是话剧观了一幕又一幕,打动我的,往往是那些温情的瞬间,关乎生死,关乎人性,关乎真善美的日常。

 

知道《寻梦环游记》还是因为菜叔(和菜头)一而再地推荐,不遗余力,不容错过,甚至承诺拿着票根抵顶50元优惠。

我是信赖菜叔的,所有早已经心动。

 

后来,朋友中口碑一个皆一个的好:

整个影院的人都哭了……

请准备好纸巾,最好别带隐型。

我老公都哭了,肯定是想闺女了。

前面的小朋友哭着说,想爸爸了,可是明明是妈妈陪着看的。

……

于昨晚,临时起意,一探究竟。

 

的确实堪称精良制作。

只是,抱歉,我并没有哭泣,亦没有眼泪。

 

关于生死的终极秘密,我无从知晓。

 

周六的时候,便聆听了一个心理学专家的类似诠释,生命没有偶然,每一个遇见都是量子力学的结果。

我刚好想到你,你也刚好想到我,量子力学的波动重合,我们貌似“偶然”地邂逅。

我刚好盘算某事,你也刚好思考该问题,量子力学在一瞬间相互感应,我们貌似“随意”地交流。

 

这是一个神秘的领域,却是我长久想要的,期待的,希望的,存在。

 

我曾想一探真实,在真正面对过死亡这个现实。

在另一个世界中,我爱的亲人,是否依然快乐,安康,然后终于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只是,他们从未入我的梦。

我沮丧极了,听着别人被托梦的故事。

 

我少了感应,少了心心相印,也少了被需要。

可是,我是如此深爱。

至今,亦没有丝毫改变。

 

所以,当电影中的小格,误入万寿菊的花瓣之路,与另一个世界的亲人重逢,我羡慕极了,感动极了,开心极了。

这是一个值得欢呼的经历。

只是,我并不想落泪。

如果今夜我也能寻梦一次。

那么,我会喜极而泣。

 

第一次关于另一个世界的认知,是七八岁的年纪。

陪年近七十的姥姥上坟,她趴在坟前,撕心累肺:娘啊,娘啊……

她的娘已经去世了几十年。

……

姥姥去世的时候,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我在外上学,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应。

我曾想,大概我不是她最舍不得的人。

 

只是,后来听母亲谈起。

下葬的那天,略懂玄学的老者,曾专门跑来催问:

怎么还不下葬,你爹都等急了……

母亲的爹,我的姥爷,早已去世了三十多年。

我们将守寡半生的姥姥葬在了他的身边。

于是,我怅然,不是我不是她最舍不得的人,而是她有等了几十年想要再见的人。

 

秉承量子力学的原理,我深深的思念着就好。

他们就有足够的力量在另一个世界安好。

 

影片以追梦的形式铺展而来,像极了亲人的嘱咐,祝福,鼓励,甚至庇佑。

单做自己,但追真心,但不负此生,最好。

 

只是,我还有多少梦,想要探寻,曾经一度,我忘记了这个名词。

如果有一盏灯,在我梦境的床头,该多好,多好。

 

我试图回忆,全是关于那些耳濡目染的道理。

该说的早已说完,该嘱咐的也早已一遍又一遍的厌烦。

有没有一次正式的告别,这从来都不是重点。

 

于是,终于明白,无论记忆里的灯,是否依然可见。

 

这一世,我们最终都要靠自己。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