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何以为着贪婪,而失掉了人性

何以为着贪婪,而失掉了人性

“这钱是老太太的。”
“是,可老太太花不着。”
 
……
 
这是,我和老太太小儿子的对话。无语、惊讶的让我无言以对。我的确被惊到了,更被气到了,气的我推迟了好几天的大姨妈都来了。
 
这是一个法定继承的案子,大哥因病去世,女儿、后妈、奶奶之间关于遗产的纠纷。
从各方利益遥不渴望、咄咄逼人,到如今稍作退让,达成共识,其实已经经历了数月的拉锯。
 
如今,分割遗产、发放案款,儿子儿媳五六个人悉数登场,乌压压的一堆,携拐着老太太就来了。
 
等待领钱的过程中,便嚷嚷着如何分配。
“这钱不能发,怎么分配说不好,就不能发。”
“必须先说好,别到时候,钱到手了,命没有了……”
“你看吧,迟早是个事”
“这钱要是分不好,我们还起诉”
 
实在无法忍受。“老太太还活着呢!!!”
一番厉言禁止后,我把支票塞到老太太手里,并嘱咐“这钱是你的,收好了”
小儿子笑着问:这钱今天就能取吧!
 
冷言尚可耐,人心孰难测。
像是冬季的北风,吹过老人的脸,当有一丝清寒。
被搀走的心底里,当有怎样的心酸。
 
枉而为人,索取无度。
这是家教的悲哀,还是人性的灰暗。
而我只想她有一个平静的晚年。
 
只是,谁去在意,这个老人,她刚刚失去儿子。
只是,谁去关心,身旁的女孩,她刚刚失去父亲。
只是,谁去抚慰,出钱的女人,她刚刚失去丈夫。
 
这是关于钱,泯灭了的人性。
 
 
 
三十年随母走后,便从未出现。
二十年父亡之时,亦未曾谋面。
只为拆迁,她,千里迢迢杀来。
 
同父异母的妹妹,清贫与否,无妨。
六叔七姑的劝慰,无效。
 “生不养,死不葬”,这个道德的捆绑,本就没有一点力量。
以父之名的“相杀”,她早已准备了好久。
拆迁,这会是一笔巨款,太过耀眼。
 
……
 
是的,这亦是一个法定继承的案子,三十年杳无音信的女儿,只为拆迁,江湖重现。
谁在意当年那只是几间破旧而低矮的瓦房。
谁在意父亲当年曾重病缠身,骨瘦如柴。
谁在意,谁在意,此后的人生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只是,如今,她为钱而来。
 
不知时光倒退到离别的日子,身体里流淌的父亲的血,是否还是以前的颜色。
大概是,早已经变浅,否则,也不会如此决绝。
只是这份决绝,原是源于一份血缘的庆幸。
这份庆幸,又源于一次拆迁,一份触手可及的巨款。
 
法定的权利,似乎总是高于道义的束缚。
可是,谁给温情一点空间,一点关于良心的空间。
 
这是关于钱,淡化了的人性。
 
 
 
巨大的利益,总是引发亲情的分崩离析。
无论是生前,亦或是身后,总要引发几分贪婪,几分争斗。
 
生而不和,是老人的遗憾。
死而不安,是老人的悲哀。
 
只是活着的人,总是和利相关,为着贪婪而抓紧最后一丝牵连。
只是活着的人,总是和益相关,为着贪婪而最大限度地榨取生而育养的父母。
 
为着贪婪而失掉了人性。
人们何时变成了这样?
 
 
对于冷漠的人心,我们是不是该有所行动,而不仅仅是道义的谴责。
 
如果以父之名,以母之名可以如此后儿为之,那么,法律的准则里,是不是该有一种行动的免疫力。
 
那么,对于赡养的人,对于尽孝的人,对于病榻床前的人,也许是一种公平。
 
只是,趋利而往,有社会的因素,有个体的因素,有观念的因素,但说到底还是人性的因素。
面对巨额的财富,你又将何去何从?
秉承的良知,可否保全你的人性?
 
这是个难以抉择的问题。
仅此停笔。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