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江歌与你无关,甚至影响不了一顿食欲

江歌与你无关,甚至影响不了一顿食欲

五点钟还在回公司的路上,刚好有夕阳从南山撒过来,记者说,你也走到前面去。

真的不想走,只想看夕阳,太美了,可是等不起,太冷。

八点钟从公司撤离,手头的活,差点就半途而废,庆幸最后坚持。

于是,吃了根香蕉,然后来见你们。

这就是生活,有工作,有劳累,有诱惑,有痛苦,有坚持,有期待,有牵挂。

这就是你的,生活。

于旁人而言,并不关注,亦不会有影响。

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节奏,继续。

对,生活还是要过的,周三的话,还是要说的。

但我今天不想说温情的话,我想谈谈人性。

001

刚入手驾照不到一年就带着女朋友跑高速,欢天喜地回家见父母,然而,然而,不幸遭遇车祸,他受了伤,但并不重,而女朋友则当场死亡。

于是,在医院里悲痛、狂躁、不愿面对现实,每日服安定,就差转到精神科。

出院后,他离开了北京。

再不愿回来。

你说这是个案吗?我立马就能给你举个一沓的数据。

女友的父母起诉,赔,赔,赔,怎么说都行。

逃离这个伤心的地方,遂女友父母怎样抱怨,认了,错了,悔了,不求原谅,但不会推脱,不会辩白,更不会任性地冷言冷语相待。

于是,同情这个男人,该如何开启此后的人生呢?

而这份同情似乎已经超越了他的心存侥幸,他的过于自信,他的不合规定的高速之行。

人定有善意,而后知晓痛与歉意。

002

清晨,他赶在日出前面行动。

大货车赫然在路上挪动,妻子在后面帮忙指挥退路。

只是,他忽视了盲区。

倒退,前进,倒退,前进,倒退,还要倒退到哪里,妻子如何擅离了职位?

他下车观看。

妻子早就已经在他前进倒退的车轮下,被碾压的支离破碎。

他捧着血泊中的妻子,不忍直视,大吼着,我没有看到你,我没有看到你,我真的没有看到你。

我相信他没有看到。

因为,那时刚好旭日,阳光一瞬间便洒满了天空,刺目而绚烂,如妻子的血。

这是一个开启新生活的早晨,一个充满阳光的早晨,一个奋斗的早晨,可是,于他而言,一瞬间,便沦为了地狱。

心灵的地狱,如何解脱?

我不清楚。

我只知道,他将自己尘封了许久许久。

于是,人们宽恕了他的罪行,并同情他的不幸,甚至惦念他的深情。

想要劝他解脱,毕竟这世界还在运行。

那个早晨,那个路口,那个日出,早已经遗忘了血泊中的妻子。

可是,他没有遗忘,于是,痛苦的,只有他一人而已。

与旁人而言,顶多只是惋惜,只是唏嘘,除此之外,无甚更多。

这便是道义的善,注定了生活的痛。

有时候,宁可,他是一个薄情的人,也许会过的轻松。

003

正如江歌案,我们在惋惜生命的同时,声讨没有道义的人性。

所以,我们诧异,刘鑫心情平复的速度,激情恢复的节奏。

薄情的人,总是活的轻松。

 

她会率先忘却痛苦,忘却记忆,忘却背负的恩情与道义。

 

于是,最痛苦的只有家人。

你我作为旁观者,谁都不能说,感同身受。

网络大张旗鼓的支持与讨伐,不过是这个事件背后的插曲。

降临在江歌身上的个体悲剧,影响不了整个生活的继续。

看,你依旧要工作,要生活,要看电影,要K歌,要聚会,该过节过节,该旅行旅行。

我们能做的只是力所能及的精神支持,或者物质帮助。

而精神的共鸣,怕是牵强。

说到底,即使亲密如江歌的朋友,熟识如江歌的邻居,在扼腕的同时,也依旧过着继续的生活。

江歌与你无关,甚至影响不了一顿食欲。

 

这是生活的本质,亦是人性的本质。

刘鑫居左,江妈居右,而我们只是居中。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