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杀鸡焉用宰牛刀?

杀鸡焉用宰牛刀?

不知道什么时候,反正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谚语“杀鸡要用宰牛刀”——尤其是关键时候。
于是,中考、高考,貌似在具有人生转折点的重大考试中,身边的人包括我在内,都告诉我,务必拿出十二分的力气,磨刀霍霍上战场。总之,一定要慎重对待、特别对待,确保万无一失。
 
中考的时候,父亲作为藏在教师队伍中的异类,非要和老师们一起对我进行陪同服务,务必谨慎接送,务必三餐可口,务必耐心候场,务必保我开心……
尽管如此,我依旧因为第一场语文考试前,突然闹肚子,疼得昏天黑地,差点要弃考打点滴。还好,我抵抗力顽强,在默默斗争了半个小时后,依然按时进入了考场。
幸好发挥还算正常。
父亲,左思右想,把问题归结到了考前一晚的某饭店的晚餐,一定是饺子馅不新鲜,才会闹肚子。
当时的我,对于考试,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我成了同学中唯一一个有父亲陪同的考生。
那时年幼,并没有感觉到所谓的压力,只是并不想自己是同学中的异类。
庆幸,我发挥正常。
庆幸,父亲的牛刀,并没有酿成我“受伤”。
 
 
记得曾看过一个电视剧,有一个场景是,家里有一个高三学生在楼上学习,楼下客厅的父亲看着无声的电视,母亲则在一旁轻手轻脚地做家务,一不小心弄掉了放在桌子上的杯子。Duang,夫妻俩那叫一个慌张,同时相互示意“嘘~”。
就这样,楼上依旧传来儿子的吼声:能不能小点声啊,我这看书呢……唯唯诺诺的父母立即回应:哎,哎,知道啦。
一个晚间复习而已,全家总动员,哪怕是牺牲自我,也要牛刀闪又闪,一切走向高考前。
 
我因为高中住校,自然不会有这么夸张的家庭氛围,不过走读的同学中,却有不少备受煎熬的父母。
不过但凡休息放假,父母依旧是对我小心翼翼,谨防冒犯。
而父亲的牛刀更是闪亮,从高三开始就霍霍不停。
高考前后更是特供饮食,专车接送,如此这般,只是因为,那是高考,是我人生中的关键时刻,是转折点,是机会,是命运。
而我,终究是因为不算太年轻,但也不成熟的心理素质,那些萦绕在我周围的无形压力,那些带着期盼的亲情负担,而发挥稍稍不正常。
最终无缘,乃至今生暂且无缘,我的初恋——北大。
的确,父亲的牛刀,在无形中,误伤了我,而不自知。
至于这个误伤力到底有多大,我无法估量,但因果关系自是必然。
 
 
多年后回顾这些经历,我爱,父亲爱我的方式,但必须承认,这的确也在无形之中给了我不少压力。我必须考好的压力,我必须不辜负的压力,我必须回馈的压力,我必须优秀的压力。
 
终于多年之后,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复习考研,屋外是父亲大声讲电话的客厅,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复习司考,屋外是母亲大声播放的连续剧。屋内是静悄悄的我的复习,屋外是旁若无事的平常客厅。
我一个人到饭店吃早点,一个人坐公交去考场,手里拿着考试科目的知识点,一边翻看,一边等待,平静如身旁无数人来人往的人群。
没有特别的记忆,这只是人生考场的普通一个。
我全力以赴地复习,我平静地进入考场,我认真地答题,然后离场,然后等地结果,如此而已。
于是结果是,一切都是刚刚好,力道刚好,结果刚好。
两个考试,我都如愿通关。
杀鸡焉用宰牛刀,何必小题大做?
平常心,平常事,平常日子。
 
你肯定听过这样的故事,备考的人没有考过,陪考的人却意外考过。
别说这是命运玩笑,别说这是呼叫转移。
这其实很常见。
比如陪男朋友复习考研的女朋友,男朋友无奈落榜,而女朋友却意外入围。
比如陪女朋友复习司考的男朋友,女朋友无奈毙掉,而男朋友却高分通关。
别说你不相信。
再比如,绰号“混世魔王”的邓超,无心播音的普京,皆是陪朋友去考,朋友落榜,而自己却意外考中,从此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轨迹。
这些意外里,有多少运气的成分,有多少发挥的成分,有多少心态的成分?
不过是轻松上阵,从容应对,平常心而已。
不必以关键对待,杀鸡扛个牛刀,不是对不准,就是砍不好,还耗费了多余的心神。
左右不过平常,何必用闪闪的刀光,给自己制造无形的压力,特别的压力,关键的压力,投入与回报的压力。
一个考试而已。
 
人生考场,大大小小,形形色色,有形的,无形的,重要的,不重要的,转折的,跨栏的,通关的。
无论何种考试,但以平常应对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不必兴师动众。
一句话:杀鸡何须宰牛刀……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个人微信(ldlv4ever)欢迎交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