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有鬼,别点

有鬼,别点

路边又有许多烧纸钱的人,星星点点,呜呜咽咽。

原来才知道,中元节又到了。

我看着夕阳无限好,思虑着要不要出去,万一遇到鬼怎么办。

只是,三秒钟后,我下楼追晚霞去了,是的,今日的晚霞绚烂的有点假。

我就这样往前跑,越过高楼,越过枝丫,越过人群,越过风,越过夜,我还是没追上。

不过也好,那最后一刻的挣扎,疯狂的燃烧,并不是要绽放给谁看,夕阳有夕阳的尊严,不需要怜爱。

 

只是路边的火,依旧绵绵不绝的着。

另一个世界的人群,此刻,也是这般热闹吗?

他们谢幕的一刻,是否也如夕阳这般灿烂,疯狂,洒脱,彻底地肆无忌惮。

 

可惜并不常是,至少我见证了太多悄无声息的离去,奄奄一息的别离。

多数亦是痛苦的回忆。

所以,如果今日,注定是另一个世界的狂欢,

我们又何须在离别时太过悲痛。

关于生死的话题,总是显得太过沉重。

 

朋友说,最近和妻子轮番请假照顾孩子,因为父母回老家照看病重的姥爷。

八十岁的老人,拒绝治疗,拒绝吃药,拒绝继续活着,因为活够了。

不知是病痛的折磨,还是对世界已无留恋,只是这份淡然,让我不由得叹服。

我不敢料想,我是否能活到八十岁。

只是如今的我,对于生死,依旧做不到如此“绝情”。

我就是这么自私,我希望我爱的人都活着,活着,哪怕病了,痛了,痴了,傻了,只要活着。

活着就是王道,活着就好。

 

还记得那年冬天,闺蜜发来信息说姥姥去世了。

她知道的,我与姥姥的感情特好,当年我姥姥去世,我曾痛苦了许久许久。

不过,我只是回复信息说:好好照顾妈妈。

然后她,终于忍不住打来电话说:怎么办,妈妈哭的太伤心了,妈妈对她说,我没有妈妈了,从今以后,我成孤儿了。

但凡心痛,也不过如此。

过程不过是,终有一天成了别人的爸妈,终有一天送走自己的爸妈。

人之为人的幸福,不过是,我有爸妈。

任谁都不例外。

 

七夕的时候,在朋友圈里看到一个故事。

九十二岁的爷爷,和奶奶住在同一家医院,一个在三楼,一个在十四楼。

病重的爷爷想要放弃治疗,可是还想再看一眼老伴儿。

那场景不过是一场告别而已。

只是躺在病床上的爷爷,尽管呼吸微弱,却依旧努力睁大双眼看着躺在另一个床上的老伴儿。

他们手握着手。

奶奶并未开口。

爷爷早已听懂:

你安心先去吧,我晚点就来找你,我会好好地。

纵使白首偕老,难免伤感离别。

只是一辈子的陪伴,并没有太久。

如果今生可以笃定,来世的约定,那该多好?

不过是早一点,慢一点。

反正还能再相见。

 

母亲偶尔会梦到姥姥。

梦到她还在家里的院子里坐着,忽闪着那个旧蒲扇,喊她吃晚饭。

母亲说着,笑着,仿若姥姥还活着,从未离开。

又或者,梦里的姥姥对母亲说,想要吃某某家的烧鸡了。

母亲说着,答应着,下次一定买给她。

有时候梦里的场景是,夜深了,下雨了,她穿着单薄的衣衫,慌乱地整理着……

母亲说着,焦虑着,肯定是没有衣服穿了,该添衣服了。

……

我总问她,为什么我梦不到。

她并不回答,只是说,快到周年祭的时候了,要多加点钱,别没钱了。

真羡慕她们可以以梦为连。

如此以来,生死不过是一扇门阻挡的时空而已。

给我一个梦,一个有你的梦。

 

夕阳在我的追赶中,如梦一样散去。

不知道,今夜,我是否会做个好梦。

而谁又会来我的梦里。

只是我还思念着,每当这个节日,我都希望,你真的出现过。

给我讲一个关于鬼的故事。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个人微信(ldlv4ever)欢迎交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