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我的母亲,不求上进

我的母亲,不求上进

母亲是一个没有上进心的女人,这点我并不欣赏。

 

她和父亲的模式,是中国家庭典型的女主内男主外。可是,我知道,母亲完全有能力,打造一番自己的天地。

但,她并没有。

我总觉得她没有追求,太容易满足,我不喜欢。

只是,长大了,我才明白,母亲只是一个甘于付出的女人,为了家人,宁愿牺牲。

 

 

母亲八岁便失去父亲,童年的记忆只停留在,姥爷拉着她的手,到甘蔗园子里,园主人热情地招待她说,去挑吧,随便挑,随便吃。

后来姥爷突然去世,再无人张罗她,随便挑,随便吃。

人情冷暖,至此明知。

童年于她而言,只剩下甘蔗的甜味。

而她似乎也宁愿只记得这甘蔗的甜味。

 

两个姐姐都在外求学,她懂事地帮姥姥操持家务,洗衣、做饭,样样能干。

两个姐姐在外工作,她懂事地选择留在老家,照顾母亲。

大概是甘蔗的余味太浓吧,她替自己的父亲默默地守护着母亲。

结婚也只一个要求,必须和自己的母亲一起生活。

所以我家有五口人,父亲,母亲,姥姥,弟弟和我。

后来姥姥患病,从半身不遂到卧床不起到离世,整整八年,母亲守在家中,亲自照应,从无抱怨。

我在外求学,家中似乎并无异样,回来时,依旧是父亲、母亲、姥姥和弟弟。

 

我并没有觉得生活于母亲,是磨难。

她依旧爽朗地大笑。

日子如小桥流水般,绵长而宁静。

只是,人生有多少个八年,每一日的生活,都承重在从轮椅到床的距离。

如今回想,竟只有钦佩和心疼。

于我,怕是做不到。

生活没有给她可以肆无忌惮打拼的青春。

那个被我调侃不求上进的青春。

 

我曾问过母亲,你有没有梦想?

母亲沉思了一会说,我曾经有可能成为一名英语老师,不过我最喜欢裁缝。

我不再言语。

任何梦想都是插着翅膀的,都是要放飞的。

 

任何梦想也都是自私的,都是要承载着家人遥望无期和默默付出。

正如,如今的我,选择在北京当一名司法民工,除了不能回馈母亲高昂的红包外,更无法给予常回家看看的日常。

她调侃着我的野心,却又义无反顾地支持着我的梦想。

只是,偶尔,她会在视频中,很严肃地说,妞啊,给你说个事吧,咱别熬夜了!

只是,通常,她会在我回北京的当天,起一个大早,摞焦馍、挞菜馍、疙瘩汤、胡辣汤,把还没来得及为我做的我心心念念的家乡美味赶紧一应备好。

 

我听到厨房切切错措的声音,总有些起不来、走不动的感觉,这才是我家。

只是,母亲已经看好时间,催促我起床吃饭,又帮我养好翅膀。

我如期飞走了,留下车站外,母亲落寞的背影。

我不过是打着梦想的幌子,去了自己喜欢的地儿,做了自己喜欢的事儿。

做自己,何其容易。

不过是自私一点,狠心一点,抛弃牵挂而已。

做自己,又何其不容易。

有些时候,容不得你做自己。

 

我曾想象着讲台上的母亲,用流利的英语侃侃而谈,优雅而知性。

我曾想象着服装设计师的母亲,穿梭在T台秀的现场,时尚而靓丽。

 

这是另外一种人生的可能。

只是,梦想的翅膀还来不及展开,便被母亲果敢地折断。

梦想当做梦想便好。

谁让她是一个母亲的女儿。

没有梦想的母亲活的,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只是,她依旧酷爱吃甘蔗。

我想,大概只有那时候,她才是她自己。

他才是一个父亲眼中的小女儿,可以肆无忌惮为自己。

PS:明天母亲的生日,又是一个不能陪伴左右的生日,无线心绪跃心间,竟不能成言,惟愿此生安康,岁月常乐!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个人微信(ldlv4ever)欢迎交流。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