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最近,我进了监狱……

最近,我进了监狱……

01
据说是因为家中的哈利(一只大狗)将前来做调查的工作人员咬伤。
许多天后,不知何故,竟被捉进了拘留所。
父亲一脸得意地回忆起这段经历,也是我第一次真正了解拘留所、监狱这些名词。
 
莫名其妙进了监狱,本来就十分气愤。
进去之后,果然如江湖传言,遇见颐指气使地狱头老大老二。
被这所谓的老大老二欺负着,自然更是十分恼火。
可是,我的父亲,一向江湖气颇浓的父亲,被人称为三哥的父亲(家中排行老三),居然顺从地乖乖地做了小弟。
“把地板给擦干净!”
“擦地,好好好。”
在家从不做家务的父亲,竟立马拿起脏兮兮的抹布,蹲在地上从里到外擦了起来。
 
我一脸惊愕地问父亲,真的吗?真的吗?你真的擦地了吗?
父亲一脸认真地感叹,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形势所迫,能屈能伸,灵活应对。
 
翌日早晨,父亲便被放了出来。
狗咬人,和妨碍公务,毕竟不是一个性质。
一场误会引发的“别样生活体验”。
 
那是我对监狱最初的认知,虽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监狱,虽然只是拘留所。
但弱肉强食,这最原始的生存法则,大概领略一二。
也根深蒂固地将能屈能伸,这审时度势版的灵活,埋藏于心底。
 
02
一位朋友因为酒驾在看守所里关了三个月。
回来后,给他接风,算是去去霉气。
乍一看,像变了一个,居然稳重了许多,不似从前一般浮躁和油嘴滑舌。
 
回忆起在里面的岁月:
从最开始的咽不下饭,到最后苍蝇叮的馒头一口一个,饿极了的滋味,这辈子算是尝到了。
我笑他,这么一个有洁癖的人,果然不容易。
从最开始的坐立不安,到最后的读书写字,坦然等待,一切可以看到尽头的,都不是事儿。
因为同住还有未定刑的其他严重的刑事犯罪人,比如经济犯罪的某知名公司高管,比如贪污受贿的某市前副市长等等,他这个酒驾拘役简直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亦不必去纠结工作怎么办,女朋友怎么办,前途怎么办……
 
与这些所谓的前知名人士前或者高层人士,同在一处羁押,也算是某种经历中的一种难得的经历吧。
比如,问这个金融高管,为什么犯罪。
他会一脸不屑地说,别问我这么幼稚的问题。
比如,这个前副市长,四十出头的年岁,头发白了一半,与在外时候意气风发的样子简直对比的让人心寒。
敛来的钱,其实都不敢花,不敢存,也不敢藏在自己家里,全部都委托给了自己的亲侄子保管。哪想这个侄子却不是说省油的灯,亦不学无术,保管着钱,哪有还不乱花的道理,于是吃喝嫖赌无所不为。
犯事的时候,从侄子家的地板砖下面撬出了上千万的现金。
现在想想活脱脱地《人民的名义》剧情版。
当然这些都是狱友之间的相传,这位前副市长倒十分平静,每日仍然看书习字,不惊不躁,等待最后的裁判。
 
前呼后拥灯红酒绿,一切都经历过了,身份地位金钱荣誉,一切都拥有过了,如今沦为阶下囚,亦不必悲天悯人叹世事难料。
一错到底的人生,最坏不过如此?
而朋友,也算是因祸得福吧,上了这么一堂鲜活的人生大课。
这辈子他都不会酒驾,这辈子他都不愿再进监狱,这辈子他都不会再愤世嫉俗,这辈子他都不会再哗众取宠。
 
繁华若世的虚幻,永远不如切切实实的把握。
 
03
 
最近积攒了四五个要去监狱的案子,索性一下去了三个,因为坐标都在北京大兴。
我并不喜欢去监狱,一则手续十分麻烦,一道道关卡安检下来,十分不自在。
再者,看着服刑的他们点头哈腰,礼貌有加,一口一个是,一口一个好,整个人没有了锐气,我总觉得不真实,像是缺少了什么,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一个真实的人,一个鲜活的人,倒像是一个木偶,行尸走肉般,没了灵魂。
而这个灵魂大概才是生活的本质吧,所谓红尘,不过是随心所欲的自由行走。
失去行走的自由,哪怕是恩爱夫妻,也难免劳燕分飞,各自思量。
人性,大概便是如此真实。
 
正如其中两个离婚后财产纠纷的案子,一个羁押人是女方,服刑的罪名是挪用公款,另一个羁押人是男方,服刑的罪名是贪污受贿,两个人都还要在监狱里待上十年左右。一个七几年生,一个六几年生,刑满释放,此生也难有婉转。
 
而他们关注的不再是涉案中财产分得的多少,而是自有财产回缴的多少,可以减免刑期的多少?
 
曾经贪婪的金钱财富,如今都是换取自由的砝码,你贪了多少,你挪用了多少,你挥霍了多少,你回缴多少,自有多少自由衡量,有尺有度,有期有限,分毫不差。
 
人,最原始的贪恋,大概源于最迫切的需求,除了生存,大概便是身体的自由。
 
又何必以身试自由!
 
所以,真正的自由顺位,是用灵魂的自由捍卫身体的自由,而不是用身体的自由博取所谓的灵魂自由。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个人微信(ldlv4ever)欢迎交流。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