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摔爸》,若三生三世,我是你的骄傲!

《摔爸》,若三生三世,我是你的骄傲!

追忆是件很容易犯困的事。

 

尽管看的断断续续,但是我早已泣不成声。

 

《摔爸》绝对是一部堪称良心制作的优质电影。

 

果然口碑源自大众的体验,比票房可信多了。

 

每一个严肃谩骂的瞬间,都勾起成长的无限回忆。

 

我比任何时候都感激着我的父亲。

 

他也曾不顾所有人的嘲讽,将我推向自立自强的人生。

 

 

 

我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小地方。

 

奶奶一听是个女孩,便嚷嚷着说,不要。(不过后来,她的确也很爱我)

 

像是对传统的反转,父亲悉心地培育着我,比对弟弟还要用心。

 

不知道有多少奇异的父母在嘲笑着他,浪费着曼妙的时光和宝贵的金钱。

 

而他坚持培养我。

 

于是,我是方圆百里出了名的“神童”。

 

 

小巷里来了一个算命的,母亲拉着我想要问个前途。

 

二伯父,调侃说,女孩子家家的,算什么命。(意指也不会有什么前途)

 

父亲气愤地走开。

 

培养我的道路上,又多了一名忠实的对手。

 

于是,我是家族里最有出息的孩子。

 

而家族里,只有我一个女孩。

 

 

 

 

看到吉爸陪伴吉塔一次次奔赴比赛,失败,或者胜利,一直都在。

 

为了冲刺全国比赛,甚至放弃工作,重拾种地。

 

母亲描绘的画面就这样浮现眼前。

 

那时候,家里并不富裕,父亲和母亲在外打拼,我交由姥姥照顾。

 

一次奔波,半月才归,看着脸上都俏了皮的我,父亲自是心疼不已。

 

并不是说姥姥照顾的不好,而是,自己的女儿就要自己亲自照顾。

 

于是,果断放弃需要经常离家的工作,全心培育我。

 

后来,每一个人生的关键节点,父亲都陪在身边。

 

小升初,初升高,高考,考研,第一份工作……

 

失败或者胜利,一直都在默默陪伴。

 

父亲一步步送我走出去,走出小镇,走出小城,走近北京天安门。

 

到了那个小镇里许多人不曾到过的地方。

 

 

 

须臾时光,卿本善忘。

 

父亲曾告诉我的道理,我曾怀疑过父亲告诉我的道理。

 

有那么一段时间,觉得父亲真是愚蠢,真是孤陋寡闻,真是坐井观天。

 

兜兜转转的疯狂。

 

不再热衷于读书,有些道理,书上没有。

 

不再自我要求,差不多先生,是我最好的玩伴儿。

 

我开始关注穿衣打扮,张扬着我臭美的个性,淋漓尽致。

 

父亲看着我穿着亮红的裙子说,不要穿的这么鲜艳。

 

我才不管,生活的重心,从心灵美,变为外表美。

 

于是,后来,大学毕业,我只能回到小城,谋一份稳定的工作。

 

终究未能在每一次人生赛场上,全力以赴,到底是我不如吉塔的地方。

 

而我虽是曾经的“神童”,如今亦是再普通不过的女孩。

 

 

 

安逸过后,才知道,原来我并不知道自己最需要什么。

 

重新选择的时候,有点冒险,有点得不偿失,但终究是父亲给了我勇气。

 

我选择了考研,父亲比我更加开心。

 

复试的时候,他和母亲一同陪伴。

 

我在酒店里为复试做准备,父亲轻松地带着母亲到处转悠。

 

我紧张,烦躁,我担心口语。

 

而父亲似乎比我更相信我自己。

 

父亲用行动为我制造轻松的氛围。

 

只是后来,我才知道,他比我还紧张这个面试。

 

正如当年,我参加高考的时候,父亲守在电话旁等我报平安。

 

静静地守着,什么都不做。

 

只是方式不同。

 

犹记得那天,我依旧有点紧张,紧张的答非所问。然后,孙老师看我答的实在和期待的答案有点距离,弱弱地问我司法考试过了吗?没想到,我竟然回答说,过了!搞的他,一脸诧异。

 

于是,善解人意的杨老师(后来也成为我的导师)连忙替我解围说,司考多简单,划勾就行了(意指选择题)。

 

我当时悬着的心,真是忐忑不已。

 

总想,如果父亲守在我身边就好了。

 

可是,正如电影中,是将吉塔推下水的吉爸,“要学会自救,爸爸不是每次都能赶来救你”

 

能为我做的已经全部做过,需要嘱咐我的也已经全部嘱咐,剩下的就靠我自己了。

 

父亲从第一场考试开始,就教会我这些简单的道理。

 

只是我太依赖了,习惯了被带路,便刻意不去寻找方向。

 

面试结束后,父亲安慰我说,肯定没问题。

 

然后,父亲笑着讲述,他和母亲去拜访毛主席纪念堂的事,旁边的老头老太太都是嘟嘟囔囔,请主席保佑我儿子,保佑我女儿……父亲很鄙夷地说,“哎,我就一句话,主席,我就这一个女儿,你看着办!!!”

 

然后,我就笑了,笑的没心没肺,笑的胜利在握。

 

毛主席看着办的事,还能有差错吗!

 

于是,我顺利进入了外交学院,立志做一名外交官。

 

 

 

只是时光荏苒,我并未如愿。

 

父亲又告诉我说,不急,命运总是在呼叫转移。

 

而如今,呼叫转移中,我越挫越勇。

 

像是和命运翻转了无数个跟头,摔了无数次跤,尽管遍体鳞伤,但却从未服输。

 

离那个自己喜欢的自己,越来越近。

 

很开心,父亲,从未对我吝啬,那句至理名言:“你是我的骄傲。”

 

很荣幸,父亲,若三生三世,“我是你的骄傲。”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个人微信(ldlv4ever)欢迎交流。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