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取悦自己,很难吗?

取悦自己,很难吗?

约了当事人发放案款,下午两点至三点之间。


为此,我一直守在电话旁,生怕错过他的来电。


半个小时过去了,仍不见来。刚好又有其他急事,我便离开一会儿。


回来后,接到他的电话,一股脑儿质问,为何没人接。


稍做解释,便急忙下楼帮他办理。


见我过来,又一番催,快点,快点,三点就拿不到钱了。


我反问,那为何不早点来,我已经等了许久。


于是,包括和他同行的三人,像是被点燃的火药,噼噼啪啪炸开了花……


你什么态度?不办了,找领导去?你的工牌呢?我要投诉。


彼时,周围很多人。


我辩解的话语亦淹没在他们的声讨中。


索性,不言不语。


只是,将要签字的手续,指给他们。


于是,签字,开支票,走人。


拿到支票,他对我淡淡地说了声谢谢。


只是我的郁闷并未消除。


而且也波及到我的晚饭以及我原本美好的睡眠。



翌日上午,另一当事人来领取案款。


她从外地赶来,又刚好不凑巧,财务钱不够。


等钱到位的时候,她已经在财务处等好大一会,自然很是着急。


我从四楼急匆匆地赶到一楼,帮她办理。


因为没有带身份证复印件,我遂又上楼帮她复印。


办手续的过程中,她不停表示抱歉,表示添麻烦了。


一切完事后,她亦郑重地表示感谢。


于是,我的心境,由霾转晴。

同样的程序,同样的境况,我的态度始终如一,我的做事风格也并未曾变化。


而他却如此不满,句句声讨。
而她却很是满意,声声感激。

于是,终于明白,终究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让所有人都满意。


自然不必过分在意别人的眼光,别人的态度,别人的评价。


只安心做自己就好。


不必取悦任何人。


带着晴朗的心情,中午时分,我在院子里散步。


楼下的小广场,不少同事嬉笑聊天,其中一大部分是必须要定量活动的孕妇们。


于是两个来回之间,我回答了数遍同一个问题:“最近怎么样,有情况吗?”


而我也一遍遍回答说,嗯,一切照旧……


没办法,我在相亲的战场上,屡战屡败,索性不战。

有好友,帮我认真分析,多维度推测,然后得出如下结论:太个性了,太洒脱了,太不接地气了。

于是,在帮我介绍某个对象时候,总是特别严肃地提醒,你能不能把你朋友圈里到处游玩的、小资小调的或者太过文艺的照片给删了,男生一般不太喜欢太爱玩、太小资、太讲究、太文艺的女生……

我翻阅了一下自己的朋友圈,没有矫揉浮夸,没有无病呻吟,没有故作深沉,一切都是再自然不过的心情感慨而已。

因几张照片,定论我的人,未免太过肤浅。


因几张照片,否定我的人,自然不是同路人。

于是,一切保持原貌。


不必亦步亦趋地迎合,不必大费周章地包装,不必小心翼翼地隐藏,不管有没有人欣赏,只做最好的自己。


但待花开,蝴蝶循来。
 

晚间时分,和母亲商议着回老家的事情,本是欢天喜地。


她突然话锋一转,说,这两年,我特别不愿意回去,回去后也不愿意见人。


我诧异,不应该啊,这个每日吵着要回去生活,对家乡人民无限眷恋的女人,竟然不愿意回去了。


只见她眉头一邹,哎,我回去后,左邻右舍都会问,你女儿结婚没?还没啊?怎么回事啊?不能再拖了?


哎,(略带怨愤),他们肯定会揣测,你闺女是不是长的太丑了啊,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

我看着她自编自导自演的心理话剧,艺术果然只有来源于生活,才会如此生动。


于是有点抱歉,却更想笑。


我丑吗?


没我漂亮,但也不丑。


我有毛病吗?


目测没有。


我现在有不开心吗?


没有。


我开心不是最重要的吗?


是。


那你纠结什么,担心什么?


我怕他们瞎想。


干嘛要在意他们的想法,他们的想法很重要吗?


也对,没那么重要。


一段我的主场相声就这么愉快地结束。

不必在乎别人的看法,自己开心才最重要,其实是母亲言传身教给我的道理。


只是,早过了五十而知天命的年纪,她有时候也会常常忘记。

每个人都是这样,说一句话,做一件事,总是先想别人怎么看,别人怎么想,在所谓的言论自由中徒增烦恼,在所谓的人言可畏中黯然伤神,将本该有的自我节奏,自我轨迹,慢慢错乱,直至沦陷。

你越来越会察言观色,左右逢源,貌似如鱼得水,实则虚伪迎合,越来越不自我。

你时时刻刻微笑着,却不知道,如果笑一直在,它其实就不会真的存在。

你其实并不快乐。

不必过于在乎别人的看法,别人的评价,遵循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才最重要。

取悦自己,才会快乐。

PS:取悦自己,玩转周末,愿你开心,天天快乐!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个人微信(ldlv4ever)欢迎交流。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