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干了十年,你就敢称专家吗?

干了十年,你就敢称专家吗?

办公室里,我用玻璃缸水培了一株绿萝,其实养的并不好,不过倒还算是绿意盈盈,颇有一番春天的味道。

一日,我去洗手间里换水,保洁大姐看到说,可以养两条小鱼啊。我一边清洗玻璃缸里的小石头,一边说,你看这些石头,就是为养鱼做的准备,可惜养不活,五六条陆续都死了,最后一条黑色的,愣是养成了红色的,也没坚持多久。

她笑着说,那是你不会养,然后就分享她养的一条小金鱼,两年了,活的特别好,通人性,看到她就游来游去,她吃什么就喂它什么,馒头、米粒都行。

看到我诧异的表情,她便滔滔不绝起来:养鱼的水不能直接用自来水,里面含有氯。对鱼来说,氯具有危险性,所以,自来水需要先放一两天,最好是在太阳下晒晒,等水中氯的含量减少后,再用。鱼也不能喂的太多,饿一点无所谓,多了容易撑死。

她说的头头是道,眉飞色舞,俨然一副专家的模样,竟和平时低头干活的模样截然不同,不禁欣然感叹:果然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其实,保洁大姐并不爱说话,平时见她也只是点头微笑,然后认真干活。她负责我们五层办公区,由于女生特别多,所以工作量相对偏大。但看她定时定点地打扫收拾,并认真记录,不时总结,统筹安排、游刃有余的状态,总让不太会做内务的我,有一种钦佩感。

每次看到干净通透的卫生间,也总会由衷地感激。

一个人,在自己熟悉领域里认真工作,默默专研,当经验积累到爆表,有一天也必然会成为专家的模样。
 

这让我想起一个姐姐。她是一位丝巾爱好者,偶尔会应邀到各大公司、单位进行丝巾讲课。她的课很受欢迎,每每都是欢声笑语、人员爆满。

一次小聚,我刻意问起秘籍,她笑着说,很简单:做自己最擅长的,展现自己最自信的,让他们相信你就是专家。

见我不以为意,她指着自己颈间系成玫瑰花的丝巾说,好看吧。

我点头说,好看。

然后只见她,从颈间解开后,双手娴熟地左右一绕,数十秒内快速编系完毕,一朵完美的玫瑰花再次在颈间,怒放。

看着一脸惊呆的我,她优雅地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道,这就是专家。

我盯着这朵玫瑰花,花瓣均匀而紧凑,的确堪称精致。

她抚摸了一下玫瑰花说,这朵花,系法不难,很多人一学就会,但是会系并不代表系的好看,玫瑰结,系不是关键,关键是调整,系的不好看,还不如不系。有很多自称丝巾讲师的人,总喜欢在课堂上给学员展示各种系法,很多都是现学现卖,效果并不好。究其原因,就是忽视了精致和娴熟,系的不好看,手法又不快,自然也很难让学员信服,毕竟学员的眼光是雪亮的,美和不美都是有感知的。

她望着窗外,淡然地说,这个玫瑰结,我专研了一个月,练习了数百次。

我回应道,所以,你才能在数十秒内,做到,既能系好,又能系的完美。

可是,她做丝巾讲师,也才不过是,近一两年的事情,却把那些做了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于是明白,刻意提升,直到极致,趋于完美,才是专家成长的路径。

这和时间长短无关。

正如陈景润搞数学,袁隆平种水稻,你必须像挖地洞一样,在某一个领域里不断专研,刻意探究,直到极致,方能成为专家。

换句话说,你在一个领域里待了五年、十年、二十年,但是却只是做着重复性的工作,毫无提升,这最多算是娴熟,却绝不是极致,你也活该自己平庸,却绝不是专家!

试想,如果陈景润只是重复算数,如何成为哥德巴赫猜想第一人?如果袁隆平只是重复种水稻,又如何成为“杂交水稻之父”?

SO别轻视你的工作,愈是平凡,如果做到极致,有一天,也必然会让人望尘莫及!


BUT,别沉溺于娴熟,满足于重复,刻意的专研,不断的提升,t才最终做到极致,缔造权威,成为专家!

TO be better and better,someday ,to be the best!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个人微信(ldlv4ever)欢迎交流。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