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琼瑶李开复史铁生

琼瑶李开复史铁生

打开网络,除了安以轩宣布大婚外,依旧是79岁琼瑶阿姨交代身后事的公开信。

 

这应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公开遗嘱吧。

 

大致意思是:

 

支持安乐死,要有尊严地死去。

 

如果罹患重病,死得快最重要,谢绝一切延续生命的任何措施,没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计痛苦的活着,意义重大!

 

身后事无须用任何宗教的方式悼念。

 

火化后采取花葬方式,不开追悼会,不设灵堂,不出殡,一切从简。

 

生死观演绎为:

 

 “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

 

这封公开信,起初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读来,总有一些关乎生命的感慨。

 

正如李开复在《向死而生:我修的死亡学分》一书中所言:“ 在毫无防备下,我战栗地感受到死神和自己离得那么近;和癌细胞交手的诊治过程备受痛苦,让我仿佛从云端瞬间坠落,刹那间,不知身在何处,渺小且无助。我仿佛被禁闭在一间玻璃屋里,虽然可以看到、听到外面的世界,但那个活色生香的世界已经完全不属于我。”

 

初涉死亡,当时心境,真真切切。

 

不得不承认,死亡是一份需要慢慢修炼的学科。

 

经历过生死,才如李开复般向死而生。

 

经历过纷繁,才如琼瑶般从容不迫。

 

 

于是,想要说一下自己修炼的死亡学分。

1、关于死亡:

 

之前总是喜欢东跑西逛,爬高上低,每每遇到危险处,家人总是劝阻并提醒注意安全。

 

我也总是无所谓地回应,没事,死就死了。

 

现在想想,有那么一两次,我刚提到死亡的字眼,母亲就真的生气。

 

“行啊,我们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死就死了……”

 

当时年少,并不知其中滋味。

 

如今长大,换我劝慰母亲不要总是晚麻将,血压高,时间太久,很危险。

 

她回应,没事,都五十多岁的人了,死就死了。

 

然后,会有那么一两次,我沉默不语,表示十分气愤。

 

到底是年少不怕死,死而畏。

 

年老不怕死,死而从容。

 

2、关于保险:

 

中午与同事闲聊,她说买了一份意外险,这是继大病险之后的又一保险,自此,全家都上了保险。

 

我亦是在今年生日前为自己买了份大病保险。

 

买保险的心情,自然是因为想到生死。这个问题我之前也探讨过,哪怕你小心翼翼地生活和养生,从不熬夜,从不抽烟,从不酗酒,从不去危险的地方,but,当疾病和死亡找到你的时候,它从不解释缘由,也丝毫容不得妥协,你只能接受。

 

今日重提,心境依旧。当然,亦是希望不会因金钱的窘迫而增添几分死亡的灰暗。

 

3、关于遗嘱:

 

我曾在之前的文章中提过自己遭遇当事人拳打的事情。

 

朋友知晓后告诉我,其实那天晚上,她有在梦中梦到我遭遇危险,情况紧迫,最终获救。

 

她一向自诩自己的梦境很准,让我小心。

 

我调侃其说,那我现在要不要写份遗嘱呢?

 

其实,关于遗嘱的问题,我亦认真地想过。

 

这世界唯一不确定的就是当下的生命很确定。

 

你不知道哪一天哪一个刻哪一个场景,阴间死者或者灵魂摆渡人,就在不远处赶来等候。

 

所以,不必为处分余额不多的银行卡,只是把该说的话说完,以淡定的姿态预演离别。

 

提前立一份遗嘱,其实,很好。

 

4、关于灵魂

 

琼瑶阿姨说,从不迷信,亦不必以任何宗教形式悼念。

 

死即是完全的消失,死是绝对的沉寂。

 

我赞同,却不完全赞同。

 

我赞同任何隆重而虚无的悼念。

 

但我不赞同完全,亦不赞成绝对。

 

仿若灵魂不存在一样。

 

当然正如史铁生所言,灵魂的问题,从来就在信仰的领域,证实与证伪都是外行话。

 

但我实在想要找出一个关于灵魂的证据,好印证史铁生的信仰 “人死后灵魂依然存在,是人类高贵的猜想,就像艺术,在科学无言以对的时候,在神秘难以洞穿的方向,以及在法律照顾不周的地方,为自己填写下美的志愿,为自己提出善的要求,为自己许下诚的诺言。”

 

这样我就不用担心突然离去,所有的美好就绝对消失。

 

没有美好的期盼,将会是绝对的沉寂。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结局。

所以,我有我的信仰,我相信灵魂,相信死后的美好愿景。

 

再一世,找寻遗失的美好。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

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欢迎大家围观交流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