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他不说离婚,我绝不提分手,一个女人半生的婚姻笃定……

他不说离婚,我绝不提分手,一个女人半生的婚姻笃定……

这是一起暮年夫妻的离婚纠纷,双方分居已经九年,各自生活,悠然自得。我以为无非各自守着一个小算盘,上演一场财产争夺战。

 

可是女人只是默默的哭泣着,说不离,不离,坚决不离。

01

 

也许琴瑟和鸣,也许相敬如宾,也许如胶似漆,也许花好月圆,我相信他们曾经深爱。

 

可是一段纠结冷战了九年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实在不知道奋力维持又是缘何。

 

她说,我们之间的状态,亲朋好友里早已经传遍,可他失踪的多年内,数不清的人上门讨债,实在太委屈。

 

她说,守家待业、伺候公婆、照顾孩子、操劳半生,付出的实在太多。

 

她说,他在外面带回的女人数不胜数,让我的生命早已是一个笑柄,实在太过分。

 

她说,我等他给我一个说法,等他提出离婚,等了九年,九年前,我尚有姿本,他不提,如今我年老色衰,才想要把我甩开,没门。

 

她说,我要等,他不提离婚,我绝不提分手,我偏要等他先开口。

 

她说的肝肠寸断,我听得目瞪口呆。

 

我还在揣测着,该如何把她从逻辑的泥潭里拉出。

02

她慌张地从包里拿出一叠模糊不清的照片,指着一个红色的人影说,这就是他现相处的女人。

 

显然她是偷拍,远远的镜头里,我看不出重点。

 

不过是一个开车门的侧脸,一个扔垃圾的动作,一个一前一后上楼的双人背影,再无其他。

 

不说牵手、拥抱、亲吻,甚至连一个清晰的合影都没有捕捉到。

 

这个女人笃定的证据里藏着思维的天真。

 03

 她说,一个结发妻子都不能进他的房门,而一个外人却拥有他的钥匙,这是多么大的一个尴尬。

 

她说,这个女人已经公然地向我宣誓她的主权,凭什么?

 

她说,这是我们共同的产业,这个房子有我的份,我一天不离婚,它就属于我,我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而她永远就只是一个外人!!!

 

她说,我就是要捍卫我的主权,我的尊严,我就是不离婚。

 

一边主张出轨,一边又主张不离,女人混乱的逻辑里藏着多少眼泪,其实,我有点不想去揣测。

 

我看着眼前这个五十岁的女人,身形稍微发福,皮肤并无明显斑纹,然而低眉塌目的面容里看不出一点生活的暖意。

04

她应该深爱着这个男人,这个曾经无数次出轨的男人,这个曾经不见踪迹数年的男人,这个早已对她不再眷恋的男人,这个早已经肆无忌惮的男人,这个不知道何为伤害的男人。

 

显然她爱的并不是这个男人,而是一份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回忆。

 

也许回忆,太过甜蜜,所以才会时常怀念的不知所以。

 

女人,多数时候,总是不明白爱和怀念的区别。

 

爱是实实在在的眷恋和拥有。而怀念只是曾经的花,曾经的树,曾经的风,曾经的月,曾经的美好,所留下的不可复制的落寞,每每想起,都是泪光粼粼。

 

而你早已不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回忆。

 

为一份注定落寞的怀念,堵上一生的安宁,值得吗?

 

女人,何必禁锢在回忆和怀念里,为绝情的男人守着婚姻空旷的躯壳。

 

女人,当爱已成为往事,就让它只作为往事。

05

她应该付出了很多,为这个男人生儿育女、赡养父母、操持家业,一个人背负着丈夫出轨、欠债、失踪等等的打击和无奈。

 

她应该忍受了很多,忍受背叛、忍受孤单、忍受无助、忍受闲言碎语、忍受唤不回的爱和有恃无恐的伤害。

可是这一切的付出和忍受难道就是不放手的理由。

 

女人总是信奉着自己的逻辑扭曲的活着。

 

因为我为这个婚姻付出了太多,所以我不想不同意也不允许这个婚姻就这么到头。

 

因为我为这个婚姻忍受了太多,所以我绝不能让过往的一切变成一场空谈。

 

可是这段婚姻原本就已经变成一场空谈,它早在你付出和忍受之前就已经被他残忍的杀害。

 

你固守的不过是一具婚姻的躯壳,而它的魂早已经幻化成你的魔,你的咒。

 

何必用半生的守望赌一个早已不在留恋的过往。

 

婚姻不是股票不是基金,你投入了全部心血,被套了,还能奢想着有一天绝地大反弹。

 

婚姻是实实在在的生活,真真切切的两人合伙,而一个早就宣布撤伙撤资甚至半路逃跑,你再怎么捍卫和挽留,也只能是穷途末路到了尽头。

 

女人,要么重新寻找合伙人,要么个人独资,生活还是要继续,不是吗。

06

她应该深深地伤过,因为一次又一次的出轨。

 

她应该深深地恨过,因为一个又一个女人。

 

她应该深深地较劲着,因为九年不曾等到的正面说法。

 

可是,女人,伤过恨过,两不相干才最好。又何苦为一个迟来的说法,再次踏上纠葛和耻辱的故乡。

 

他早已用行动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而你自欺欺人地不愿接受。

 

你目睹着他的再次出轨,关注着他的同居生活,遥望着他的女人,暗自比较,暗自郁闷,暗自痛苦,暗自较劲。

 

如果她年轻貌美,温柔体贴,你说他终究是个男人,不过钱色交易,不会长远。

 

如果她不美不年轻,不温柔不体贴,你说他搭错神经走了眼,迟早会复原。

 

你以原配的状态,审视着他的女人,丝毫不愿走开。

 

你以女主人的姿态,守护着你和他的产业,绝不允许外人有一点点的侵占。

 

你把全部的精力聚焦在他的身上,你的喜怒哀乐因他而生,你的紧张慌乱因他而转,貌似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多年的习惯被打破,你当然不爽不情愿。

 

可是女人,一个习惯决定一生,一个错误的习惯决定错误的一生。

 

不打破这个错误的习惯,你如何重生!

 

伤过,恨过,所以,也不必真诚地祝福着。

 

只是,别再关注他的生活,他的女人,他早该是你生活的边缘甚至绝缘。

 

女人,你早该重生!

关于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一直在路上,个人微信:ldlv4ever,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D:ixiaoya_time),欢迎关注交流!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