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第二版)梦一场——被放大的爱恋(下)

(第二版)梦一场——被放大的爱恋(下)

写在前面的话:读过第一版的朋友,真的很抱歉,写作有时候需要感觉,所以……删了再来。
声明:你要相信,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
关键词:谁主张谁举证
 
辩  三
 
我听完双方的陈述和答辩,心中默然,有点触动,久久无法抽离。
这是两个同样悲情的女人,她们用着自己的方式爱着同一个男人,在这个男人身上耗费了半生的爱和温情。
一个兜兜转转,一个亦步亦趋,骄傲着,卑微着,同爱着,错爱着。
斯人已逝,是缘分亦是纠葛。
她们在这个男人身上,收获着同样不对等的所谓真心。
却,浑然不知。
 
前妻拿出他写的忏悔录,一字一句的读来,他的确承诺维持并修复现有的婚姻,甚至有一段时间,他们相敬如宾,和睦友善。为他做饭洗衣,替他照顾幼老,各种关系悉心维护,嘘寒问暖从不厌烦,只是,于他而已,常常是看书习字,静默无言。
是错觉吗,那又怎样,可是习惯了吵闹,这份平静显得太过,太过压抑。
“我需要交流,需要说话,需要关注,需要理解,哪怕被嘲笑不美,嘲笑俗气,嘲笑目光短浅……”
“我可以忍受一切,只是忍受不了他视我空气,不闻不问。”
“我撕心裂肺地挽留他,歇斯底里的威胁他,我拿女儿讨好他,又拿仕途利诱他,眼看着他动摇着,却见他逃亡着……”
“是她,是她,如果不是她,我还能保有我的婚姻,我的他,哪怕没有尊严……”
前妻扭曲的表情,像是愤怒的恶犬,想要扑上对面的女人并大口的撕咬。
女人颤抖的双唇,欲言又止,她以为的义无反顾原来是艰难抉择和穷途末路。
忏悔录的事,从始至终,他对她只字未提。
 
她拿着厚厚的银行单据,每一笔关于他的消费记录都用红线标出,像是生命的警示,又像是对前妻的抗战,鲜亮的红,每一道是爱,是怨,更是恨和不满。
他说他收入低,开销大,照顾幼老,维持体面,真可谓捉襟见肘、入不敷出,她信了。
他说他下个月的房贷还不上了,她也信了。
他说他想买辆商务越野,这样,就可以随时载着她和她的琴,去郊外听鸟鸣看日落,她笑了。
于是,只见她豪爽地消费着,支出着,却不见他偶尔平衡着,支援着,她和他,始终经济独立着。
突然,他病了,大病,重病。
她,默默承受命运不济,为他奔波着,照应着,呵护着,也花费着。
高昂的手术费,他犹豫了,她默默刷了卡。
昂贵的进口药,他迟疑了,她默默刷了卡。
他至死未曾奉上他的银行卡,更未曾告知密码。
 
前妻捧出厚厚的收入明细,是他六年的收入,离婚后六年的收入,条条清晰,项项明确,工资稳定却不低,理财盈利并不小,股票波折并不亏,房租月月也补贴,可谓收入丰厚而不菲。
每一条像刀,每一项似箭,锋利而精准。
前妻冷笑着,女人惊愕着。
前妻千刀万剐地报复着,女人万箭穿心地刺痛着。
是的,她的确和他经济独立着。
 
女人说,他说过要还我钱,临终前还说过要还钱,要卖房子还钱,要……
不等女人说完,前妻拿出离婚协议。
上面赫然写明:房子归女儿所有,任何人不得处分。
女人眉头微蹙,精心装扮的脸上没有一点血丝。
 
在爱的面前,一个放弃所有的姿态,匍匐着,挣扎着,却始终倒退着。
在爱的面前,一个飞蛾扑火般,浓烈着,美好着,却始终边缘着。
我有点不忍,于是宣布休战。
 
解  四
为什么一直没有结婚呢?
女人并不抬头。
是要结婚的,只是。
只是,他已经是副局长了,刚离婚就结婚,影响实在不好。
只是,他应酬太多,事务繁忙,结婚不在既定的行程。
只是,只是,后来,他病了,一病不起,生命依然末路,便不必再提婚姻。
 
你们感情好吗?
她笑了。
是的,她依旧记得当年他追逐她的日子,像光一样明亮,让她此生所有的灰暗,都微不足道。
是的,因为他,她的青春曾那样浓烈的盛开过,虽然,她亲手把这簇青春折下,不过她早把它风干成了永生花,一直挂在心间。
她有点动容。
他说,他甚至在结婚前一天,还回了趟母校,在他们经常约会的长椅上坐了一个下午,直到夜幕降临也久久不愿离开。
他说,他知道,这一走,便是真的失去她,余下的人生再也不会真正的快乐。
他说,再见她的那一刻,仿佛世间轮回一场,终于找到另一个形体重活一场。
 
他对你好吗?回国后。
她有点沉默,短暂的沉默。
她有点醉了,微微的醉了。
他依旧绅士而温暖,每天早上为她备好早餐,心形的鸡蛋配上温度刚好的牛奶。
他每天都会帮她按摩,帮她安抚因为拉琴导致酸痛和疲惫。
他和她谈理想,谈音乐,谈时政,谈错过人生和之后的余生。
他很忙,但会抽空带她去郊区的山上数星星,听鸟鸣,等日落、追日出,给予她音乐的灵感。
他懂她,于是,知道怎样爱她。
她落泪。
上帝总是嫉妒太过幸福的人。
她带他四处投医问药,各种尝试。
她没日没夜地拉琴,手臂都肿了,也无所谓,只因为听说音乐可以治疗重病。
可是,他还是走了,义无反顾地走了,没有道别,没有承诺,没有再见。
 
结  五
 
我思量着,心中已有定数。
庭后,我留她,委婉地向她释名:这个案子,有风险。
她眉黛轻挑:我咨询过的……
一句话,把我的善意推开,我把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一个男人,为了仕途不愿追随你去完成音乐梦想,这是真的爱吗?
一个男人,为了体面,为了安稳,百万个舍不得,千万个放不下,这是真的爱吗?
一个男人,给了你承诺,又附加了没有期限的期限,这是真的爱吗?
一个男人,欣然接受你为他买车、还贷,还要和你经济独立,这是真的好吗?
一个男人,在重病中弥留,安然接受你为他看病买单,还不把收入交你保管,这是真的好吗?
一个男人,在临终前,对身后之事种种交代,却唯独未对你没有半分安排,没有遗言,更无遗嘱,这是真的好吗?
我不忍心撕开她构建的美好。
 
在这场被放大的爱恋中,她的确付出了真心和金钱。
可是,谁主张谁举证。
我再次释名风险,她淡然一笑,离开。
我能做的已全部做了。我不能明确告诉她,其实他未必真的爱你,这和本案无关。我也不能明确告诉她,最好换个案由,也许更有利,我要秉承职业操守。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瘦削落寞。
一顿早餐就满足了?每天按摩就满足了?偶尔浪漫就满足了?
在仕途和你之间,他选择了前者。你说能理解。
在安稳、名誉和你之间,他选择了前者。你说无所谓。
你只看到了他嘘寒问暖、甜言蜜语的所谓真心,却忽略了他不交心不交底背后所隐藏的私心。你说不在乎。
没有各种周全,没有身后安顿,没有只言片语的交代,看来,他对再次孑然一身的你很是放心。你说他爱着。
活着玻璃泡中的女人,在自己的缤纷中,自言自语。
我依旧不忍心打破这场显然被放大的爱恋。
 
数日后,我思索再三,敲下:驳回原告XX的诉讼请求。
 
也许最初这是一场真的爱恋。
只是这场抱着梦见你的心睡去,怀着想见你的心醒来的爱恋,在经历了世俗的煎熬、安稳的包装、名誉的诱惑后,变得没有那么迫切,没那么迫切的想在一起,没那么迫切的赤诚相见,没那么迫切的不顾一切,没那么迫切的谁是谁的全部。
你越走越近,而他却渐行渐远。
 
正如那诗句“水草一样忧郁,回声一样盲目,记忆一样无枝可栖”,她怀揣着他的爱情,已入无人境地。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