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梦一场——被放大的爱恋(上)

梦一场——被放大的爱恋(上)

声明: 你要相信,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

她——原告               

他——被继承人

案由——被继承人债务清偿

 

引一

她是原告。

他是被继承人,已故。

我翻阅诉状,被继承人债务清偿,被告是被继承人的父母和女儿。

身份证上的她,瘦削而普通,“朋友关系”借贷,谁信!

女儿联系不上,父母年事已高,传票吧,没想到,在律师的陪同下,被继承人的前妻作为女儿的委托代理人,早早地到庭。我扫视了一下,前妻——长相普通,皮肤干瘦,衣着邋遢,发型古板……

踏着开庭的点,她踩着高跟鞋进来——略施淡妆,精致的五官,考究的衣着,干练的短发,时尚而优雅……

未等开口,全然明白,小三儿和原配的对决。只是,对比太过强烈,差距太过明显,我的心,确实有点波乱。如果这是一场外遇,那么显然它具有常识范围内的合理理由。

果然,前妻就是男子的前妻,而她就是男子生前同居的恋人。同居期间,她为男子买车、还贷,男子重病两年,她为其看病买药,病榻床前悉心照顾,各种花销不计其数。

她说“我们感情很好”,饱含神情的双眸泛着泪光,所以,我信。

她说,男子生前曾说要还她钱,还要卖车卖房,只是重病缠身,无法兑现。

她说,起诉为的不是钱,本不想纠结于此,可是,身后家人,如此种种,只得起诉,为一份尊严,为一口气。

前妻捧起精心准备的答辩状,淡定读来,婚前故事、婚后幸福、平淡生活、涟漪争端、绝望离婚、小三上位……有条不紊、有理有据、滔滔不绝、胜算在握,一副老实不相往来却又狭路相逢的感觉。

 

听二

于是,一个故事就这么还原:

他和她原是大学同学,一个文才理相,一个文艺靓丽,十分摩登的校园爱情。可毕业工作之际,再三思索,家人劝说,为了各自的抱负和追求,无奈分手,一个留京,一个出国。

留京的男子,按照老套而传统的模式,在工作几年后,经人介绍,相亲相识。虽不是梦中情人的模样,可是谁又能知晓命中注定的伴侣模样。妥协吧,爱情终究不是生活的全部,尤其是对于男人来说。于是,在权衡了工作、家庭、背景之后,结婚生子,过起了平淡而稳定的生活。中国式成长模式,总是立家而后立业,仕途便一番风顺,副科、正科、副处、正处、某局长,几年一个台阶。

出国的女子,梦想并没有当初设想的美好。在刷了无数个盘子,打了无数份工、驻扎无数个高级酒店的夜场后,仅有的那份尊严也被深夜里推门后那被屎水浸泡的房间模样打磨殆尽,卫生间的管道破裂,像是峭壁前的轻轻一掌,把她终究推向了黑暗和绝望的深渊,她蹲在门口干呕不止。她摸了摸被浸泡变型的小提琴,想起那个常常在她拉琴的酒店吃午饭的中年男人,常常给她消费的中年男子,不帅不丑,略微发福,衣着考究,绅士风度,也许,也许,只要她愿意。于是,绝望中匆忙抓起的那根稻草,不是致命而是救命,结婚生女,全职太太,像她预料的一样,她终于在异国他乡过上了安稳的、平静的生活,只是她再也不拉小提琴。

各自妥协平淡凑合的婚姻生活,日子正如白开水一样,除了氯化钠的酸涩,再无任何味道。唯一交流的主题只有年复一天的日子和渐渐成长的孩子。没有怦然心动的默契,只有相敬如宾的刻意,没有幸福的欢笑,只有平淡的安详。男子还在继续着忍受着习惯着这种生活,可是女人却在某一天送完孩子入校后,开车狂飙,然后是歇斯底里的痛哭……

无法继续就离开吧,总不能逼到绝望然后逃亡。丈夫平静地接受她的通告,离婚,回国,孑然一身。

 

一晃十多年,老同学聚会。

去吧,他会来吗? 

去吧,她过的好吗?

四目相对,再幽深的怨愤也变成指尖的一缕青烟,随风而散,留下满眼被烟味呛出的眼泪,遗失的美好,是否可以找的回。

原来,你过的并不好。

原来,你过的也不好。

一切都来不及,一切又来得及,冰冻太久的两颗心终于相互取暖。

女人说,我离婚了。

男人说,我会尽快离婚。

可是,等待,依旧是等待,除了嘘寒问暖,没有她想要的答案,也没有她想要的消息。

男子在工作名誉孩子和爱情中纠结,权衡。他其实并不想离婚。儿子的欢笑和期望,仕途的上升和顺利,周围人的尊重和羡慕,舍不得,舍不得,早已不是当年为爱疯狂的年龄。

女人,傻傻地等,在甜言蜜语中等,在无限期的承诺中等,在过分自信的爱恋中等。

可是,妻子那张毫无生机的脸,苍老而憔悴,除了房子车子就是柴米油盐。谈理想,拉倒吧,聊政治,何必呢,听音乐,别自讨没趣。没有温度的相对,只能是煎熬,加上无端揣测和无辜怨愤,很少交流终于演变成无法交流,连维持关系的最基本的平静都消失殆尽。

某一天,妻子拿出他的手机短信,表情扭曲地质问。

于是所有的亲戚朋友一拥而上,家族审判下,他再次屈服,于是他一字一句地写了悔过书,承诺再不和女人联系。

一个不说,一个不问。

一个孤单,一个煎熬。

有名无实地婚姻下,妻子变得异常敏感和刻薄,嘲讽、谩骂、单位哭闹、领导哭诉……他,终究被妻子,这样的女人,推的越来越远。他用大部分的财产换取了自由。妻子,变成了前妻。

莫非,果真是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她和他在经历了所有的煎熬后,平静地走到了一起。

只是好景不长,她没有等来海誓山盟、天长地久却在等来了……(未完待续)

推荐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