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我寒我心,审视这冷暖人生,在这个浮躁的夏季

我寒我心,审视这冷暖人生,在这个浮躁的夏季

很久没有静下心来梳理一下当下的自己,我清楚地知道压抑在心底的浮躁正慢慢升起,直至弥漫身心,突然有那么一刻有点喘不过气来。

面对一波波反目成仇的家人,剑拔弩张地捍卫着分家析产的些许利益,我真的无法平静。可以想象,一个儿孙满堂的大家庭早已摆不下一张平静的饭桌,何为金钱之争,失了亲情融合。看着今天这对兄弟陌生人,我突然想起几个月前那个被小儿子恩威并施地推到法庭与大儿子和女儿对簿公堂讨论赡养和遗产继承的老人,那为难的表情,让人不禁动容,实在不忍,不忍,也不该,不该。生前便因为身后遗产被儿子如此摆弄,这是一个年迈的父亲,晚年何等的悲哀。人性,亲情,在金钱面前竟如此淡漠。反观,今日这对兄弟,可以晓见其父病榻生前又是何种境况。

那是一个冬季,同样也是一个赡养的案子,老人已是卧病在床,只能庭审到家,各自审判。看着老人简陋、低黑、阴冷的小屋和大儿子窗明几净的大院高楼,不禁感叹,人生真是充满嘲讽和无奈。生了五个孩子的这对老人,一个卧病,一个蹒跚,在屋内时明时暗的火炉映照下,我看不清他们真实的表情,我也不愿去探究,更不愿去碰触那颗已经用表面的平静隐藏起来有点发凉的玻璃心。五个孩子相互推诿的结果是,老人早已无处寻觅温暖安身之所。

那个守着火炕看电视的大儿子,冠冕堂皇的微笑,真是让人作呕。他用供水供电来昭示自己所尽的赡养义务,我惊讶到无力回应。看着屋内摆放着他儿子新婚大喜的照片,我在心中默默为他的晚年就此预判。他指着重新修葺的屋顶,回忆前日那个被雷击的夜晚,不好意思,我有在心中哈哈大笑。老天自有安排,嗯,它会给你最终的审判,我相信自然的决断。

为何在夏季想起冬季的故事,无缘由的思绪,不管。

他站在门口冲我微笑,我早已认不出他。他自报姓名后,表示来索要寄存在我这的证件。我才意识到他是一个离婚案件的当事人。他刚从监狱里出来,已经是第三天了,住在宾馆,找不到母亲,找不到儿子,名副其实的无家可归。他只比我大两岁,在同意离婚的表示后,感叹,这辈子就这了,守着儿子过吧,不会再找了。让我这个还在无限憧憬婚姻的人,无语,无语,还是无语。可是婚姻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母亲,卖了老宅,带走儿子,改嫁他人,无处寻找。终于,多方打听出母亲电话,拨通后,还未言语几句,便被恩断义务的长篇大论淹没,然后是毅然决然的断线,从此不相往来。这个不足三十岁的男孩,我不想说他在十几岁的时候让一个女孩怀孕了,然后他现在有一个十几岁的儿子。我不想说他有一个短暂的婚姻,然后现在有一个在他服刑期间提出离婚的前妻。我也不想说他有一个早已去世的父亲。我只想说他有一个改嫁两次的母亲,有一个从小对他不管不顾的母亲,有一处被母亲悄悄卖掉的早已经属于他人的老宅,然后现在有一个恩断义绝的不知去向的母亲。他现在无家可归,他幽幽地说,他该怎么办?

我寒我心,愿他走出寒心。

这个夏季有点浮躁。下雨天的夏季,我还是有点浮躁。

我焦虑地审视这冷暖人生,可我工作的这份职责,终究容不下也不允许我挥霍我的的喜怒哀乐。

谢谢你,愿意听。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