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公寓就像一座城

公寓就像一座城

公寓有两位门卫大爷,瘦大爷和胖大爷。

胖大爷其实不胖,但瘦大爷太瘦了,所以只能叫他胖大爷。

瘦大爷生性洒脱,胖大爷则性格严谨。

这在他们散步的方式就能判断出。胖大爷是标准的散步,围着院子,慢悠悠,一圈两圈……瘦大爷则不同,或快或慢,有时候会哼着小曲,实在没劲还会骑着自行车一圈圈地转,自娱自乐的功夫不浅。

如果你向他们接备用钥匙。瘦大爷一摆手说,抽屉里,自己拿。而胖大爷则会一脸认真地说,哪个房间,记得还啊,我明天不在,你还给XX(指瘦大爷)就行。

周末,有时候会晚归。若是赶上瘦大爷值班,没事,他一准还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而电视里还在高声上演着某个无聊的桥段。你大声唤他开门,嗯,不必,门一定是虚掩的。你悄悄打开,然后关上,瘦大爷依然姿势不变,头靠在椅背上,脚搭在桌子上,电视里的桥段还未换

不过若赶上胖大爷就没那么容易了。胖大爷一到10点必然关门上锁,然后到隔壁的卧室,上床入睡。你在值班室肯定唤他不醒,你必须跑到卧室的窗前唤他,还要用力敲窗。他迷迷糊糊的起床,很生气地质问你,为什么这么晚……你满脸堆笑地连声抱歉并答谢,然后跑到楼上,松口气说,今天好倒霉。

春天来了,他们又开始整理小菜园,小葱、生菜、黄瓜、西红柿、茄子、西葫芦,外围再栽种几株小花,有模有样。过不了多久,就绿意重重,生机一片。繁忙的夏季,工作回来,蹑手蹑脚地“偷偷”采摘一两根黄瓜,再回头确定大爷没有看到,急匆匆地跑到楼上,再欢喜不过。其实大爷乐意我们采摘,但我们却总是陷入这幼稚的玩乐中无法自拔,有种孩童时代的味道,说不清,反正快乐。

若是不小心被大爷看到,虽然无妨但结果不同。瘦大爷会乐呵呵地说,没事摘吧,摘吧,并会跑过来只给你,这边,这边,这边有几根很大。而你总会在瘦大爷的热情中,心安理得地黄瓜、西红柿抱上几个。若是胖大爷,他会一脸正派地想要表现他的友善,说,没事,摘吧。可你会在这种正派的威严中怯怯地说,嗯,好像还不够大,下次吧。

你总是觉得,瘦大爷在的时候,生活很随意所以很开心。

当公寓附近来了一批外来人员,总有陌生的面孔让你心生担忧。于是,你觉得,胖大爷在的时候,生活很安全所以很安心。

后来,你逐渐知道,胖大爷其实是某单位退休干部,工作十分严谨;而瘦大爷生活原本自由,作派自然洒脱。你又知道,胖大爷其实身体不太好,夜里一旦被叫醒,整夜便无眠……

你喜欢洒脱的瘦大爷,这样的人,规则不过是规则,所以随意而简单。

你敬重严谨的胖大爷,这样的人,规则就是规则,尽管刻板但绝对安全。

公寓就像一座城,守城的大爷,一个靠尊重自我,一个靠规则。你可以保留你的自我,这样你才能保留你的快乐,但你同样必须尊重规则,这样你才能得到安全。

而性格与规则,相互配合,才能既快乐又安全。

此刻,你在守着怎样的城?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