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个人分类 > 冷眼&看
2016年10月04日 00:30

此生绘本,寥寥素笔,你等谁加色

爱错了江南烟雨,
你说此恨绵绵。
落花以飘零的姿态许你三生誓言,
可于你而言,
注定是单薄的红颜。
 
 
她怯怯地进了法庭,默默地坐在被告席上,不言不语,卑微的像霜打的浮草一样。
他信步走入,后面跟了一大群人,轻蔑不屑,怒气冲冲。
显然不是代理人。
离婚而已,好聚好散,至于这么浩浩荡荡吗?
我问男人:都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一抬手......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8日 13:41

未 解

 
未           解
——我们保有着崇高,也保有着邪恶。
在最原始的状态中冷漠,在最矜持的状态中善良。
哪一种才是最本真的自我,未解。
 
案由 离婚
 
女人淡然走来,凌厉的眼神儿却似滴血的玫瑰,又冷又艳。
男人蹒跚入门,无奈的表情像极了被人呵斥的大白,又囧又萌。
离婚,诉求只有离婚。
不语,莫非伤心......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8日 23:59

(第二版)梦一场——被放大的爱恋(下)

写在前面的话:读过第一版的朋友,真的很抱歉,写作有时候需要感觉,所以……删了再来。
声明:你要相信,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
关键词:谁主张谁举证
 
辩  三
 
我听完双方的陈述和答辩,心中默然,有点触动,久久无法抽离。
这是两个同样悲情的女人,她们用着自己的方式爱着同一个男人,在这个男人身上耗费了半生的爱和温情。
一个兜兜转转,一个亦步亦趋,骄傲着,卑微着,同爱着,错爱着。
斯人已逝,是缘分亦是纠葛。
她们在这个男......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2日 22:14

梦一场——被放大的爱恋(上)

声明: 你要相信,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

她——原告               

他——被继承人

案由——被继承人债务清偿

引一

她是原告。

他是被继承人,已故。

我翻阅诉状,被继承人债务清偿,被告是被继承人的父母和女儿。

身份证上的她,瘦削而普通,“朋友关系”借贷,谁信!

女儿联系不上,父母年事已高,传票吧,没想到,在律师的陪同下,被继承人的前妻作为女儿的委托代理人,早早地......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30日 21:25

若不是热爱,幽谷百合,不必峥嵘

写给马彩云:

我不愿意写命题作文,所以这不是一篇祭文。

我不愿意触碰一份普通家庭天崩地裂的伤痛,所以这不是一篇祷文。

的确,虽在同城谋法律,出事后,我才知晓你。网络、微博、朋友圈……铺天盖地的新闻袭来,我还是无法全面的了解你。我在心中默默为你惋惜,你的形象就是战士站在夕阳下,迎风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4日 22:56

我寒我心,审视这冷暖人生,在这个浮躁的夏季

很久没有静下心来梳理一下当下的自己,我清楚地知道压抑在心底的浮躁正慢慢升起,直至弥漫身心,突然有那么一刻有点喘不过气来。

面对一波波反目成仇的家人,剑拔弩张地捍卫着分家析产的些许利益,我真的无法平静。可以想象,一个儿孙满堂的大家庭早已摆不下一张平静的饭桌,何为金钱之争,失了亲情融合。看着今天这对兄弟陌生人,我突然想起几个月前那个被小儿子恩威并施地推到法庭与大儿子和女儿对簿公堂讨论赡养和遗产继承的老人,那为难的表情,让人不禁动容,实在不忍,不忍,也不该,不该。生前便因为身后遗产被儿子如此摆弄,这是......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3日 23:54

散落一地的幸福,如何捡回

当忙碌的节奏终于缓和了一点,我看,这世界的颜色终于又恢复了多彩。最近思绪不断,但少有成文,唯有乱中整理,一晃已是入夏三分。

去年夏天的模样,我已遗忘,此时却想念飘着落叶的秋窗。不是愁,不是怨,只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心情。

总有些时候,你会恍若中有点惴惴不安,大约是一种不确定的担忧,而这种担忧从何而来,因何滋生,无处寻找。

看着好友因为家人的重病终日忧愁,身形憔悴,心情伴随着病人的病情时好时坏,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