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裹着灵魂的躯体,才不必去焦虑

裹着灵魂的躯体,才不必去焦虑

今日立春,好时节。

日子仿若一下暖了起来。

我挣扎着想要一场大雪,只是,上一场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

 

我并没有想好主题词。

就这样胡乱写下,你且胡乱看下。

 

早晨的时候,张小土把我的眼镜摘下,一眨眼的功夫,扔进了马桶。

啊~啊!

洁癖无救的我,抓狂啊。

我用肥皂洗了又洗,冲了又冲,也只能继续戴上。

 

餐桌上放着新买的蛋糕,他踩着凳子拿下来,然后偷偷扔进了母亲房间的垃圾篓。

被发现后,我嚎叫着说,这还能吃吗?

母亲说,没事,我的垃圾篓,不脏。

……

什么叫不脏,明明刚刚还放进去张小地的尿不湿。

我已无力回应。

 

下午的时候,大家张罗着要去超市。

我恐惧人山人海的样子,遂决定留下照看张小地。

他不喜欢躺着,非让人抱着,不然就一直哭着。

我一边抱着他,一边读唐诗。

刚读到: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他就呼呼大睡咦。

哎,小样,我还整不了你!

 

只是,刚写到此处,他就醒了,又大哭。(无奈中断……抱娃去……)

 

 

读到这里,你应该意识到,没错,我已经开始休假了,休假了!

越是回到家里,生活越是枝枝蔓蔓乱如一团麻。

 

可这便是生活本有的样子,喧闹而杂乱,无序又无奈。

而你依然深陷而不舍丢开。

 

 

离开北京前,前去探望一个朋友,本打算美其名曰地:畅谈未来。

只是,说到兴奋处,她接到母亲的紧急电话:养了两年的金毛不见了。

电话没听完,她就伤心地挂断了:这么漂亮的金毛很罕见,肯定是被人套走了,肯定找不回来了……

 

我安慰她,写个寻狗启示,高价悬赏。

尽管觉得没用,可是,她最终还是印了几十张,准备晚上回父母小区张贴。

 

中午,随她去见另一个朋友,三人共进午餐。

这是一个近六十岁的老人,健谈又不失幽默,但若隐若现中,总有一丝丝落寞。

开始还以为是因为退休后不适应,后来,他主动提起老伴九月份去世的事,才最终明了。

伉俪情深,自不必多提。妻子病重的两年,他日日陪伴。

晚来失伴,最是凄廖。妻子离去数月,他日日思念。

可生活依旧要继续,正如他如今最担心女儿的心情,而女儿又最是牵挂他的身体。

于是,为女儿排解是最要紧的事,让自己健朗亦是最紧要的事。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

女儿腹中的小生命,也许是妻子最欣慰的延续。

 

 

没来得及告别。

亦没准备好迎接。

这本就是生命长河的周而复始。

 

 

最近张泉灵的演讲视频火遍了朋友圈: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声再见都不会说。

我们几时期待,正式告别。

告别式,本就无处不在。

不管你知不知情,亦不管你愿不愿意。

 

纵然我们做好了不要分离的万全准备。

可是,谁又会是那个最终说了算的神。

生命不会好好说再见。

时代亦不必礼貌地说BYEBYE。

 

所以,不说再见,又怎样?

 

欢迎式,原本也是个进行时。

一个生命的离去,同时,一个新生命的孕育。

能量守恒的自然法则!

一个时代的抛弃,同样,一个新时代的诞生。

 

裹着灵魂的躯体,才不必去焦虑。

血液随时更新,心态随时变更。

 

这是一个随时告别的时代。

这是一个充满变数的时代。

这是一个符合生命轮回的时代。

这又是一个新的时代!

我们但,勇往直前!

 

春天已经来了!

作者三昧_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微信:ldlv4ever,欢迎交流,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欢迎关注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