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花开三昧 > 王福满同学:冰花易碎,上学的路,一定要自己走!

王福满同学:冰花易碎,上学的路,一定要自己走!

冰花男孩刷爆了朋友圈。

当时我正在东北出差,彻骨的寒,通透的冷。

我从法庭回来,看到路上有学生陆续走来,估计到了下午上课的时间。

帽子、围巾、手套,装备一应俱全。

其实,他们不知道,最御寒的方式,还是把手揣在袖筒了,左手揣到右边,右手揣到左边,很暖,很暖。

当然,这很不雅观,不过小时候的冬天,我们都这样做。

那时候脚上穿的不是棉靴,而是草鞋,木板刻的鞋底,苇草编的鞋帮,里面塞上棉花,然后配上羊毛袜子,倍儿暖。

踩在积雪融化的地面上,无敌。

自然还有真真的棉花做的棉袄棉裤,穿上后,真就是大笨熊一只。

所以,童年的冬天,我没有一头冰花。

只是起床实在是一件难事。

还好,学校离得不远。

 

记得有一年冬天的下午,北风呼啸着,大雪纷飞着,我推着自行车的手,僵硬着,脚也麻木着。

推开家门,我坐到沙发上就开始放声大哭。

爸妈当时都吓坏了,问我怎么了。

我委屈地说,冷啊,太冷了。

然后就听到,厨房做饭的声音,热水热饭热汤也陆续供应而来。

那是我对于严寒最深的记忆。

即便这样,我依旧没有一头冰花。

也没有一双冻坏了的双手。

 

热饭吃下,热汤喝下,手和脚都暖了。

我又开始背诵地理了。

翌日清晨,冬雪未停。

但,爸妈并没有要送我上学的意愿。

上学的路,依旧是要自己走。

 

于是,再三端倪着冰花男孩的照片,冻得通红的脸蛋,可爱中透露着倔强。

即使再冷,也不曾有一日逃课吧。

“上学冷,但不辛苦!”

最大的心愿是考到北京,长大当警察。

因为有着对于知识的渴望,对于贫苦的淡漠,所以,日子显得充实而幸福。

如名字一般,福满。

我确信,他不是一朵易碎的冰花。

 

福满的父亲看到照片后就急忙奔回了家。

也让我想到父亲当年。

那是寒冬腊月,将至年关,到处是烟花绽放、鞭炮声响,可是父母却依旧在外奔波。

挣得真真全是辛苦钱。

回到家中,父亲看到瘦削的我,脸都要翘皮了,毫无红润可言。

于是,当即决定,不再出远门劳作,一切以我和弟弟为重要。

童年中,从未缺失过父爱母爱。

所以很是感激。

父亲再次创业,已是我上大学之时。

一个男人奋斗的黄金时期,早已过。

大一寒假,我回去看他。

他早已将事业打理的风生水起。

只是,他兴致之时,也透露,刚入冬,一个人盯着装修,夜宿店里,因未通暖,半夜竟冻得失禁而不知。

我听后,心中落泪。

冰花易碎,而多因温和暖。

有时候,人需要经历一些苦寒。

父亲未说,我也潜移默化中深知。

谁让他曾经是一个半夜起来清扫部队路面积雪的励志青年呢?

好吧,他当兵的地方在东北鞍山。

 

如今,我在折腾,弟弟也在折腾。

一个平时睡到自然醒然后又睡,饿了才起床的人,居然因为工作能够彻夜不眠。

这家伙说,都是为了挣钱。

但我知道,其实不过是苛求自己,坚持一点。

我们都不曾缺失爱。

但,上学的路,我们都是自己走。

 

冰花男孩的父亲说,“不希望孩子学会不劳而获”。

这是一个睿智的父亲。

是的,有些苦寒,依旧需要自己扛。

 

其实,这篇文章的构思,是在鸡西飞往北京的飞机上完成。

我透过窗户,看着一望无际的雪山,不忍睡去。

两个半小时后,我便会到达北京。

而,有无数个冬日的孩童说:我还没有去过北京,我将来要考到北京。

童年的我,也未曾来过北京。

后来,我如愿考到了北京,留在了北京。

还是那句话,上学的路,要自己走。

 

不过开学那天,父亲终于送我了,他显得比我更开心。

而一同送我的还有弟弟,他曾经叫张光福。

父亲对于这个恶俗的名字解释说,要光荣地幸福。

 

所以,冰花男孩,王福满同学。

冰花易碎,上学的路,一定要自己走。

 

作者张小雅:文艺而理性的法律工作者,从事婚姻家事纠纷许多年,看尽人间冷暖,方领悟人生真谛,个人公众号:小雅爱说话(ixiaoya_time)。

 

 

推荐 10